双刀哥

黎恩旺,一件夹克,一条内裤,双手拿着一把猪刀,就是这样一个造型双刀哥,以至于黎恩旺在网上走红。该事件源于2010年黎恩旺对东莞市场的干扰。黎恩旺在向公司老板索要3万元钱却无果后开始闹事,然后他和警察开始在街上僵持不下。黎恩旺也在这一切背后隐藏了一个未知的故事。

黎恩旺是谁?

黎恩旺,男,湖南人,家住广西博白县水明镇一个贫困村。2010年1月26日,黎恩旺身穿夹克和内衣,双手拿着猪刀在东莞市场大出风头,被防暴警察制服。很快就以“内衣男”“双刀哥”的孤独表情流行起来。

双刀哥

黎恩旺双刀哥事件:

2010年1月26日下午3点左右,黎恩旺来到建筑公司门口,要求赔偿。他说自己被公司打桩机打中了大脑,至今头疼得需要花钱治疗。公司的视频显示他当时情绪有点激动,公司的员工都慎重接待。雇员们回忆说,建筑公司要求黎恩旺提供医院病历或其他证明材料,但他无法提供。然后,他开始求老板给他3万元开发廊,“帮他哥一把”。老板自然拒绝了。没想到,黎恩旺突然脱下裤子,沿着四环路一路狂奔到附近的同创农贸市场。交易员回忆说,黎恩旺大叫着跑到猪肉摊,拿了两把猪刀就走了。与此同时,他转向市场,拿了一包香烟,喝了一罐红牛。由于黎恩旺手里拿着一把刀,市场上没有人阻止他离开。后来,黎恩旺回到了建筑公司。至此,建筑公司已经报案,关门大吉。黎恩旺经常用身体撞门,然后用刀划开,在钢化玻璃上留下一片片刀痕。

警察立即赶到了。由于黎恩旺手持双刀,东城警方不敢轻举妄动。他们不得不封锁道路并采取预防措施。与此同时,黎恩旺打电话给记者,并任命记者采访。在此之前,他曾经问过一个记者。那时候他说他一辈子胆小怕事,想做点大事。他希望记者带一架照相机来采访。黎恩旺看到记者时很兴奋。他拿着一把小刀走近记者,试图说话,但被警察拦住了。一个小时后,黎恩旺没有做任何冲动的事情,而是继续握着双刀,占据着路中间。人群越聚越多,很多市民开始指责警察行动迟缓。

下午5点37分,两队防暴警察赶到增援。大约五分钟后,防暴警察穿好衣服,拿起一根大约1.5米长的警棍,向黎恩旺附近走去。黎恩旺似乎对此漠不关心。警察包抄他的时候,他放下双刀,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支烟,点着,站在原地。警察开始喊叫,给他十分钟放下武器,但黎恩旺拒绝服从。几分钟后,一名不带盾牌的警察走过来,与黎恩旺进行了最后一次交谈。谈话结束后,黎恩旺突然放下他的双刀,他旁边的防暴警察冲到地上,把他护送到车上。

黎恩旺背后的未知故事;

黎恩旺的家位于广西博白县水明镇的一个贫困村。他的四个姐姐已经结婚,36岁的哥哥还没有成家。黎恩旺对他的家人充满了抱怨甚至愤怒。在农村地区,家庭中男性的数量决定了一个家庭在村庄中的地位。李家有两男四女,相对弱势。“我们从小就被欺负,”李说。父母不会读书,什么都不懂,只能忍受被欺负。2004年,他和一个邻居打架,腿被割伤了。派出所做了笔录后,他再也没管过。他父亲已经病了,卧床不起,十天后去世。“我想警察局杀了我爸。我不再相信警察局,也不相信法律。法律只保护富人。”

黎恩旺2008年来到东莞工作,帮助赌场看比赛,每月收入四五千元。2008年8月,他加入了一家建筑公司。9、10月份因为公司不施工,大部分工人都走了,李留下来看打桩机。“公司什么都不在乎。我们都是自己做饭,煮一天一锅饭。有时候,我们连烟头都捡不起来。两个月后,我终于开始工作了,但是打桩机的师傅不得不把我赶出去。我熬了那么久,现在刚开始工作就要赚钱,却要把我赶出去。我和打桩机吵了一架。我去找老板刘景鑫。老板给了我工资和伙食费,安排我继续在另一个工地打桩。”

2008年底,黎恩旺找到了他的老板刘景鑫,希望能承包一个打桩机独自工作。刘景鑫答应了他。2009年,黎恩旺雇佣师傅和工人在建筑工地上打桩。黎恩旺收入颇丰,但他“打麻将和打牌,一次打几百张,有时几千张,什么都输了。”找资本做生意,却发现没钱。“我就是想跟老板借3万块开个发廊。”“帮我哥哥一把。”老板拒绝了。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图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