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乌坎事件

广东乌坎事件的起因:

乌坎村村委会将一块集体土地卖给了开发商。在过去的几年里,政府在当地居民不知情的情况下出售了3200亩土地。卖地金额超过7亿元,而补贴只有500元,其余的都被地方官员吞了。窃取村民土地并准备在滨海新区建设碧桂园的开发商是陈文青,一位祖籍乌坎的香港商人。20世纪80年代,他成为香港广东海陆丰商会会长,也是广东省人大代表。当地居民的多次请愿都失败了,最后一块剩余的土地最近被卖给了房地产开发商,这激发了当地居民在21日举行示威,并在22日派出军队和警察镇压,最终引发了骚乱。这一事件凸显了深层次的社会矛盾。据调查,中国每年发生10万多起集体维权事件,其中60%是因强制征地和补偿不足造成的。根据中国社会科学院的数据,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中国农村65%的重大事件都是土地占用。[5]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站发布了一份文件,称中国农村的土地名义上由集体使用,但官员可以将土地所有权用于开发目的,以换取补偿。然而,村民往往认为补偿太低,无法反映土地转让带来的好处。

广东乌坎事件

广东乌坎事件的过程:

9月21日,三、四千人举着横幅前往开发地块,村里有土地纠纷的企业、村委会和市(政府)示威请愿,一度堵塞道路,而政府(政府)当天没有表态;22日上午,100多名汕尾武警特警驻扎在当地,驱散以武力聚集的包括妇女和儿童在内的市民,10余人受伤,其中两名儿童重伤进行急救。随后冲突加剧,当地人包围了警察局和市政府。十多名警察在投掷石块和推翻警车时受伤,当地香港人的财产也受到损害。警察发射高压水枪驱散并拘留了4人;23日上午,当地民众再次聚集在派出所外,敦促当局释放三名被捕村民,并解释征地补偿事宜。同一天,隔壁的龙头村也发起了同样的抗议,成千上万的村民拆除了围墙以夺回他们的农田;24日,乌坎村全体村民选举产生的13名代表多次与陆丰市、东海镇沟通,向政府(政府)提出三项要求:了解乌坎村改革开放以来的土地出让情况;查明村委会换届选举情况;开放村务和金融。

陆丰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邱代表市政府回应:市、镇两级将组成强大的工作组进驻乌坎村,对村民代表提出的问题进行调查核实;工作组于9月26日进入乌坎村,每7天公布一次工作进展情况;乌坎村两个委员会的干部应全力配合市工作组开展工作,村民代表应参与监督。此外,邱还要求村民代表配合政府(政府)做好工作,不得组织村民过激行为。村民代表对上述答复表示满意。11月21日10点35分,乌坎镇约400名村民聚集在陆丰市政府门口请愿,并打出了“打倒贪官、还我耕地”等标语。11点26分,请愿者自行离开。在下午和第二天,数百人在村子里聚集了几次。经过三天的罢工和捕鱼,村民们在11月24日恢复了正常的生产和生活秩序。到26日,村里的白布标语和大字报已经自行拆除。事情已经平静下来了。

12月11日凌晨,乌坎村民在微博上发布了照片和内容,显示12月11日,村民对政府解决事件的方式不满,再次与警方发生冲突。大量手持盾牌的武装警察在乌坎村入口处站岗,并向手持棍棒的村民发射高压水枪。那天中午,人们陆续散去。然而,风暴显然没有平息,甚至在村民代表薛金波在狱中突然死亡后,一场大规模的抗议和村庄关闭行动再次被引爆。汕尾市政府(政府)声称要严惩集会的组织者。村民们担心政府人员会溜进村子里抓人,所以他们在村子的入口处设置了路障来检查进入村子的人。

年轻的村民晚上用竹竿巡逻,一些人爬树站岗,防止政府官员进入村庄。12月17日,英国《每日电讯报》报道称,乌坎村召开村民会议,要求在五天内交出薛金波的尸体,否则将在陆丰市政府举行示威游行。12月19日,村民们在村子的各个出入口设立岗哨,并砍伐大树作为路障。进出村庄的车辆和人员必须经过调查。一个检查站有30人把守,其中大部分是80后和90后出生的年轻人,有些人手持警棍守卫。这个村子已经8天没有政府了。所有政府人员

新闻封锁广东乌坎事件的相关信息被官方封锁,国内常规媒体没有相关报道[7]。在中国,关键词为乌坎、薛金波、陆丰等的互联网在主要门户网站上搜索微博及相关网页,被完全屏蔽,这只能说明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搜索结果没有显示这一结果,相关报道和新闻只能在境外媒体上看到。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图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