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寇对女酷刑

1935年冬天,天气非常寒冷,赵一曼女士面对的是前来“讨伐”的日军。把生活留给大多数人,在团队突破后,坚决带领几个人殿后。在激烈的枪战中,饥饿的赵一曼手腕受伤。在寒冷的夜晚,她和士兵们互相帮助,跌跌撞撞地来到了山下的一座农舍。

几天后,敌特发现了赵一曼的藏身之处,讨伐队赶来包围了这座破败的农舍。面对围攻和叫喊,她没有回答,用她受伤的手腕举起枪来反击那些可怕的声音。赵一曼身边的人一个个倒下,讨伐队的子弹打碎了她的左腿骨头。赵一曼女士俯卧在雪中,在昏迷中被抓获。深红色的血滴在雪地上,发出刺痛的颜色。讨伐队用牛车把赵一曼带到了县城。

日寇对女酷刑

一路上,牛车颠簸着,赵一曼腿上的伤口流出了殷红的血。棉花又红又黑,变成了一个硬痂。牛车把赵一曼女士拉到了贺铸县政府办公室前,讨伐队把她带到了县政府办公室的大厅,交给了他们的老板大野泰治。被驮在牛车上的赵一曼失血过多,濒临晕倒。人们觉得这个女人的生命危在旦夕。人们说,虽然赵一曼很瘦,但她却是一个善良的家庭和冷酷的士兵的混合体,这让她在任何场合、任何时间都突然觉得自己与众不同、高人一等。正因为如此,大野泰治知道她已经抓住了东北抗日联军的一个重要人物。

大野泰治决定亲自审问垂死的赵一曼。他想在赵女士闭嘴,拿出一些有价值的东西。在对赵一曼女士的审讯开始时,大野泰治一直用鞭子抽着赵一曼手腕上的枪伤,一点一点恶毒地转动和扭动。触摸骨头后,她不断搅动伤口表面,然后用皮鞋踢她的腹部、胸部和脸部。一共两个小时。大野泰治没有从汗流浃背的赵一曼那里得到有价值的回应。大野泰治觉得日本皇军的自尊被一个软弱的中国女人羞辱了。

赵一曼从被捕到被处决用了九个月的时间。例如,但丁的地狱穿在《神曲》,她经历了常人难以想象的折磨。在最后一刻,她的骨头到处暴露,她的身体在许多地方被碳化。

一个虚弱的女人,你可以用手中的鞭子麻木地对待动物,就像鞭打一样,面对一个虚弱的女人,你可以戏弄和玩耍,最后变得恶毒,直到你的鞭子的尊严被戏弄,想要杀死和毁灭。大野泰治从最初的傲慢,到中间的拉拢,最后到疯狂的折磨,但他不得不表达他对赵一曼的尊严和信仰的荣耀的真诚钦佩,不管他遭受什么样的虐待和欺凌。大野泰治后来在战犯管理办公室供认不讳。”(第一次)我用灯笼照着她,看到她的脸苍白而多汗。她抬头瞪着我。她那双充满仇恨的眼睛使我浑身发抖,我的心也冷了。”今后,无论是殴打、焚烧还是电刑,赵一曼都不允许低头。

《滨江省警务厅关于赵一曼的情况报告》,简要描述了赵一曼女士从哈尔滨医院逃跑的情况。

赵一曼女士在1936年6月28日暴雨后的晚上逃脱了。当晚,镇守赵一曼的警员董先勋在叔叔董的帮助下,将赵一曼抬出了医院的后门。从医院的后门出去,一辆已经租好的出租车在那里等着。司机是白俄罗斯人。几个人上了公共汽车,它立即离开了。出租车开到文庙屠宰场的后面,停了下来。当客人下车时,白俄罗斯司机转身开车走了。

女护士韩永义已经在那里等了很久了。她租了一辆轿子,帮赵一曼女士上了轿子。随后,一群人立即向宾县方向逃去。赵一曼女士逃跑后,警察很快从白俄罗斯司机那里找到了线索。后来,他们从太古城街的轿子主人那里得知,赵女士被抬到荒山附近。

日本警察立即开车追赶他们。

在路上,唯一一条路上的阿什河大桥被晚上的大雨冲走了。通过测试的日本警察不得不去附近的一个村庄牵几匹马,然后直接跟在他们后面。在阿什河以东20多公里处,我发现赵一曼女士、护士韩永义、警官董先勋和他的叔叔董坐在马车里。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图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