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喷效应

15日,美国杂志《科学》以封面文章的形式发布了中国量子卫星实现量子纠缠空间分布“一步一个脚印”的世界飞跃;上个月,南海可燃冰测试成功播放了《火与冰》;去年,500米球面射电望远镜成为中国的“天眼”……这些世界纪录使中国自主创新的进度条一次又一次刷新。

井喷效应

为什么中国作为现代科学领域的后来者,现在能取得巨大成就?国内外专家的意见可以概括为时间、人和地点:近年来,国家高度重视科技发展,大批留学人才回国。中国幅员辽阔也是一个特殊的优势。

国家重视投资

经过30多年的积累,科学技术的发展已经从量变到质变,现在是突破的时候了中国科学院公共政策与管理学院教授、中国发展战略研究会副会长霍国庆在谈到这些成就时表示,科技战略发挥了重要作用。无论是国家科技中长期规划还是国家科技五年规划,都带来了科技突破

斯普林格自然集团(Springer Nature Group)国际知名科技出版机构大中华区总裁安诺杰(An Nuojie)也对新华社表示:“在中国,成功的因素之一是,它在投资科研资金、资源和人才时,总是有明确的目标和长期规划。”

相比之下,当一些传统的科技强国最近面临经济问题时,他们往往会把科技资金当成一把“刀”。安诺杰提到:“当世界上许多国家的科研经费增长疲软时,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推动了R&D投资的大幅增长。在过去的20年里,中国对R&D的投资每年都以两位数的速度增长。”

世界上第一颗量子卫星在中国诞生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中国量子卫星项目首席科学家潘建伟早年在奥地利的量子研究大师安东切林格手下学习。切林格和其他人已经申请在欧洲发射量子卫星,但是他们还没有被批准。潘剑伟回国后,中国的量子卫星项目迅速推进,取得了一个又一个新的成就。

人才资源的回归

人是科学研究中最重要的因素,科研团队的成长和奉献是中国破纪录的科学研究不可或缺的。霍国庆认为:“一批战略科学家已经出现,他们的远见卓识影响了突破。”

在这方面,海外人才的回流引起了人们的关注。八仙过海,显示他们的神奇力量。他们支撑了这个伟大的时代,也支撑了更大的梦想。

潘剑伟的回国推动了中国量子通信的发展。有很多这样的例子。例如,在世界上首次观察到量子反常霍尔效应的清华大学教授薛其昆在日本学习,领导发现新中微子振荡模式的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所长王在欧洲和美国工作。

辞去普林斯顿大学教授职务,放弃500平方米的独栋花园别墅.谈到许多年前重返中国的决定,清华大学副校长石曾说,“只花了一个晚上。”“许多人认为我错了,认为我疯了……”

石回归后的祖国不再是刚刚从贫困和弱势中崛起的国家。科研环境、机制和人才建设取得重大进展。然而,就像史等人一样,许多中国研究者从难以割舍的情感中回到了祖国。爱国者希望他们的国家强大。

安诺杰特别强调了这一点:“在过去的20年里,中国政府大力增加科研人员的数量,包括引进‘千人计划’等措施,鼓励海外华人人才回国,并成功地将‘人才外流’转变为‘人才流入’。”

巨大的地理优势

“南山南,兴隆北,丽江古城醉;“德令哈,云在飞翔,阿里在天空是美丽的”,《南山南》的歌词改编自民歌《南山南-量子星》,来自中国科技大学上海研究所从事量子通信研究的副研究员张文卓。提到了中国量子卫星的五个地面站:新疆的南山、河北的兴隆、云南的丽江、青海的德令哈和西藏的阿里。

五个地点中有四个位于大西部。据了解,这不仅是量子纠缠分布和长距离传输的需要,也是因为这些地方的空气质量好,激光传输不易受到烟雾等因素的影响。因此,中国广阔的领土也是量子卫星项目的独特优势。

在青海的德令哈站,我们似乎可以看到中国科技快速发展的一个缩影。它位于一个偏远的地方,从德令哈开车到地面站需要一个小时。然而,由于其地理位置适合量子卫星观测,几年前国家投资在这里建造了一座特殊的观测大楼和相关的量子通信实验设备。这里的研究人员坚持过“黑白颠倒”的生活,因为他们需要观察。他们的工作时间通常是每天下午6点到凌晨3点,但是这些天值班的李双林说,“我已经习惯了。实验后我睡得很香,但如果有一天我不做实验,我可能会失眠。”

德令哈因为时间和地点都很好而产生了重要的实验数据,该站的名字随着中国量子卫星团队创造的量子纠缠分布的新世界纪录而传遍了全世界。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图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