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崎秀实

1944年11月7日,“红色间谍王”索格在这一天被日方绞死。同一天,日本人尾崎秀实被处决。谁是尾崎秀实?他做了什么?为什么而死?大多数人对此只有一些模糊的认识,知道他是佐治情报组织的核心成员,也是日本近代史上唯一因叛国罪被处决的人。尾崎秀实信奉共产主义。他一生热爱中国,对中国人民有着特殊的感情。时光飞逝,尾崎秀实的名字就像岁月一样,渐渐地离开了我们。让我们拂去历史的尘埃,了解这个“叛徒”的传奇经历和他与中国人民的血肉联系。

尾崎秀实

与普通日本人不同,尾崎秀实在台湾度过了他的青少年时期,国家权力造成的民族间的不平等给他年轻的灵魂留下了深刻的印记,这对尾崎秀实的未来成长产生了重要影响。

尾崎秀实秀树于1901年4月29日出生于日本东京。丰臣秀吉出生后十天,他的父亲丰臣秀吉小崎应他的朋友、台湾民政局长后藤新平的邀请来到台湾,在《台湾日日新报》的中文系工作。三年后,我母亲和尾崎秀实来到台湾,住在台湾第一任总督儿玉源太郎的前别墅里,说别墅实际上只是一个“菜园”,有许多茅舍。那时,后藤新平和他的妻子正在学自行车。他们经常来花园练习。他们已经能够跑和跳了。他们指着后藤问道:“你是后藤的民政官员吗?”秀太郎的丈夫和妻子很尴尬,但后藤不这么认为。她把尾崎秀实抱在膝上,深深地爱着她。

尾崎秀实是一位“学者”,从小就才华横溢。当时,台湾完全被日本殖民,所有教科书都是日文。尾崎秀实从总督府国语学校附属小学一路来到台北第一中学。她是一名优等生,几乎从未在考试中落在第一名之外。

尾崎秀实秀的父亲有着深厚的汉学知识,经常给他讲一些关于中国文学和历史的故事。作为一个孩子,尾崎秀实对中国的了解比普通日本人更深。特殊的青少年经历使他体验到国家权力造成的民族不平等。

尾崎秀实后来回忆道:“在我整个青春期,我和普通人(日本人)只有一点点不同的经历。由于台湾的地理和政治特点,我经常接触台湾人(华裔)。不仅有孩子之间的争吵,还有统治者和被统治者之间的各种关系,我可以在日常生活中直接感受到。这总是引起我对民族问题的不同寻常的关注,这似乎成了我理解日那问题的一个机会。(《尾崎秀实著作集》,第四卷,第293页,东京曹金研究室,1978年版)

尾崎秀实也描述过这样的事情。一天,我在报社工作的父亲乘着一辆台湾司机拉的人力车回来了。付完车钱后,马车夫仍然跟了上去,嘴里嘟囔着要更多的钱,他的父亲一句话也没说就挥舞着手杖把马车夫赶跑了。这个年轻的节目受不了,所以他反驳了他的父亲。在他的心目中,他的父亲一直是一个“绅士”,但他可能是如此傲慢的一个当地的马车夫,我不知道他会有什么样的态度,如果他从外面来。为此,他很失望。后来,他说,“在过去,大多数日本人在殖民地是霸道的,他们对台湾人非常骄傲。我对这些现象感到非常厌恶,因为这是出于儿童的同情心和人道主义。”(《尾崎秀实著作集》第4卷,第293-294页,东京曹金研究室,1978年版)

1917年,尾崎秀实参加了学校组织的中国之旅,并往返香港和广东。这次旅行没有记录,所以我们很难知道这次中国之旅对他的生活有什么影响。在评价他在台湾度过的岁月对他一生的意义时,他大学的老同学、一生中最亲密的知己和战友松本信一说:“他从小就对中华民族有着特殊的感情。在台湾,他在汉族人中度过了他的青年时代。在河的另一边,有一个革命的中国。在中学学习期间,他去了中国内地,也去了香港。作为一名汉学家,他的父亲向年轻的小崎讲述了许多中华民族的伟大。他作为未来中国问题的著名批评家的基本素质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培养出来的。”(松本新一:《关于尾崎秀实》包含在本秀树:《爱情如繁星落下下卷),第253页,东京青木书店,1998年版》中)

受左翼进步思想的影响,尾崎秀实的注意力逐渐转向中国。正如他所说,引起我对中国问题兴趣的不是对马克思主义的研究,而是中国问题的现实加深了我对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关注。

1919年3月,从尾崎秀实中学毕业后,他从台湾回到日本。1922年3月,他被东京第一大学录取,然后在东京帝国大学学习法律,然后在次年4月转到政界。因为大哥丰臣秀吉此时已经考上了明治大学的商业系,一个两个大学生的家庭,花费巨大,负担不起尾崎秀实这样一个简单的学者。幸运的是,此时被调任东京市长的后藤新平伸出了援助之手,尾崎秀实成功地完成了学业。

我上大学时,一系列事件影响了石秀的生活。首先,在情感上,他上演了一场令人震惊的爱情。尾崎秀实爱上了他的哥哥和嫂子,经过一番挣扎,他的哥哥和嫂子离婚了。然而,大学毕业后,他们毅然结婚,成为一对革命夫妇。据说是一对革命夫妇,因为在1923年,社会党人景岛乐、他的情人伊藤诺吉和他6岁的侄子同时被宪兵残忍地杀害。此后,又发生了一次楠格工会干部被杀的事件。尾崎秀实目睹了隔壁农民运动俱乐部在夜间遭到宪兵的突然袭击,全家被强行带走。这些事件的发生对尾崎秀实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他开始对社会主义感兴趣,逐渐转向左派,最终成为共产主义的忠实信徒。这一切,瑛子一开始并不十分清楚,后来逐渐意识到了,但一直伴随着它,始终无怨无悔!

1926年5月,尾崎秀实在东京被《朝日新闻》录取,次年10月,他因汉语流利被调到大阪《朝日新闻》的日那部。在《未来的监狱》一书中,尾崎秀实写道:今年(1928年)11月底,我被《上申书》派遣到中国做一名特别记者,这是我多年来一直渴望的,我怀着激情踏上了去上海的旅程。就我而言,自从我在台湾长大以来,中国一直与我联系紧密,不可分割。特别是在1925年以来的所谓大革命时代,重大事件接二连三地发生,引起了我的浓厚兴趣。从左翼的角度理解日那问题深深吸引了我。对我来说,引起我对中国兴趣的不是对马克思主义的研究,而是中国的现实加深了我对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关注

尾崎秀实在上海会见了鲁迅、夏衍、史沫特莱等左翼文化人物。他加入了中国的“日本同志”,以日本反战联盟为阵地,投身于反战洪流之中。

1928年11月,尾崎秀实作为驻日特派员来到上海。根据尾崎秀实的自我报告,当他和他心爱的妻子英子乘坐一艘客轮接近上海时,他们看到长江汹涌澎湃,最终来到了这个他们向往已久的国家。他们激动得流下了眼泪,很长一段时间都控制不住自己。将来,他给他唯一的女儿取名为“长江”,也就是“长江”。

尾崎秀实通过史沫特莱结识了共产国际远东情报局的索格,并正式加入了索格的情报小组。作为内阁智囊团的一员,小崎为反法西斯阵营提供了许多有价值的情报。

推荐成为内阁智囊团的司法部长冯说,负责索格案的高田法官对他说:“和他的德国同志索格都是了不起的人。他们都是诚实高尚的人,他们的头脑非常聪明。为了保护他们信仰的马克思主义,他们有一个燃烧的灵魂,这让人想起古代有崇高理想的人。虽然我是以法官的身份审问他们,但我内心深处非常钦佩他们。他不仅没有收到任何工作基金,而且还从他不太慷慨的收入中减少了一部分作为运营基金。高田法官承认他在金钱上没有污点。(见第《朝日新闻》章,收录于尾崎秀实:《朝日新闻》,第4页,东京曹金研究室,1979年版)

1944年11月7日,日本蓄意选择苏联十月革命27周年,并秘密以叛国罪绞死了尾崎秀实。

尾崎秀实一生热爱中国人民,对反抗殖民侵略的中国人民充满同情。他不爱他的祖国,尾崎秀实坚信只有阻止日本侵略中国,两国人民才能从战争的灾难中解放出来。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图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