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则天男宠

武则天,女,山西文水人,四川广元人,唐朝开国皇帝武士彟的女儿,中国历史上唯一的正统女皇帝。

武则天生于公元624年,公元637年入宫为唐太宗李世民做才子(妾)。他于公元649年在李世民去世时,作为一名修女进入了甘叶寺。他于公元651年再次进宫,与唐高宗李治(李世民之子)结婚。公元652年,他被封为二品赵一,并于公元664年与李贽一起上朝听政。他自称是公元674年的太后,公元683年在李贽去世时自称是太后,公元690年成为武周皇帝。他于705年去世,享年82岁。

武则天男宠

对于武则天,自唐朝以来,一直有不同的评价,褒贬不一。

她善于治国,重视招贤纳士,开创了科举的“宫试”制度,深得民心。她可以重用中兴通讯的著名官员,如迪、张建志、桓、京辉和姚崇。在武则天统治时期,这个国家有稳定的政策,略好的军队,复兴的文化和繁荣的平民。因此,这个国家享有“贞观遗风”的美誉,并为其孙子唐玄宗的开元统治奠定了长期和平与稳定的基础。

在她执政初期,由于大规模告密之风,利用法官周兴、赖俊臣等。以及后来的历史学家对她违反传统道德准则的蔑视,作为一个女人,她有许多男嫔妃(被称为“男宠”),并且公开喜欢许多男人,并不以他们为耻。因此,历史书都猛烈抨击了她所做的一切,谴责她阴险、残忍和熟练的权力操纵,这受到了世界的批评。

作为一个政治人物,有各种各样的争议是正常的。我不会在这里评论他们。我想介绍的是,在她晚年政治权力高度集中的时候,她以男性帝王为榜样,为了享乐和满足个人欲望,长期寻求和培养男宠。

武则天有许多男宠,她懒得避讳。武则天男宠有哪些?其中最著名的是薛怀义、沈南蓼、张易之和张昌宗。

四大男宠中的薛怀义

原名,原名薛,是洛阳一个小商贩,靠在洛阳的老百姓中贩卖野味为生。只是因为他强壮的身体和口才,他被女儿公主的女仆所吸引,成了女仆的情人。

一天,女仆悄悄地把冯小宝带到公主府去行骗。不幸的是,她被女儿公主发现了。公主立刻勃然大怒,准备接受惩罚。然而,看到冯小宝的美貌跪在地上,公主心软了,原谅了他。她不仅没有惩罚他,还留住了他。

因为武则天权力太大,女儿公主一直出于政治原因想讨好她。因此,女儿公主亲自为冯小宝洗澡换衣,逗留了几天,并将冯小宝献给守寡多年的武则天。武则天看到这情景喜出望外。为了不让外人知道,也为了方便进入后宫,他让剃头出家,命他改姓薛,改名叫怀义。

从那以后,薛怀义带了几个和尚在宫里念经。晚上,他陪武则天在床上做爱。后来,薛怀义被武则天重用,武则天多次立功,并向将军进贡。

有了这种关系,薛怀义开始变得傲慢、跋扈、邪恶、目中无人,即使是在总理职位上,也得让他三分。直到薛怀义放火烧了大厅,并私下揭露了武则天的丑闻,武则天终于忍无可忍,打算杀了他。

男宠四大城市沈南的珠芽蓼

故宫御医沈南的辣蓼,肤色白皙,面色清亮,性情温和,举止优雅。尽管他将近40岁,但他保养得很好,看上去只有30出头。由于她良好的文化,对武则天的尊重和关心,她很快就被邀请为她服务。

可惜沈南岳已经过了中年。虽然优雅而浪漫,但他的身体和精神都很虚弱。他尽最大努力为武则天服务,但他做不到。等了一段时间后,她终于菲了

这两兄弟风度翩翩,相貌非凡。二十几岁时,他们是太平公主的平行丈夫。后来,太平公主看到武则天的孤独感,出于对母亲的孝心,她忍痛割爱,把两个哥哥献给了母亲。

除了英俊,两兄弟还精通音乐,会演奏和唱歌。最好的事情是他们为睡眠者服务的高超能力。因此,武则天一得到它们就受到宠爱。

有一次,武则天的孙子李仲润、外孙女永泰公主和孙女婿武廷基对两兄弟专横的外表不满意,私下交谈。谁知道这件事被两兄弟知道了,告诉了武则天,于是武则天立即把三人全部处死。

在武则天的支持下,两兄弟迅速扩大了权力。那时,他们失去了政府的权力,鄙视他们的部长。虽然大臣们对两兄弟的行为极为不满,但他们敢怒不敢言,但他们别无选择。

公元705年,武则天病危卧床不起,亲唐的大臣们发动政变,把病危的武则天推上了王位。与此同时,他在应县医院杀死了两个兄弟,把他们的尸体带到天津大桥以南,并公开谴责他们。顺便说一句,他的兄弟张长奇,张同修和他的兄弟张熊静也被斩首。那时,众民都欢喜,把他们的尸首一个一个割下来,带走了。他们都在一夜之间被切断了。

通过四男宠的经历,我们看到了专制社会中人性的扭曲。

权力对男人来说是伟哥,对女人来说是春药。地位越高,力量越大,来自身体和精神的刺激越强烈。

武则天失去了丈夫。作为最高权力拥有者,她想享受与男性皇帝同等的待遇,并找到了几个男宠来满足她的自私欲望。当时,这也是必要的。然而,作为一个六七十岁的老妇人,在公共场合放纵年轻的男宠是不合适的。此外,允许男宠胡作非为、影响政府、腐蚀国家制度和社会氛围是令人愤慨的。

但是这些男宠人,为了讨好皇帝,夺取政权,过着富足的生活,不顾羞耻,丧失人格,做了许多违背良心的坏事,还流露出一脸的小人得志,最后都死在中途,真的死有余辜。

因此,问题的根本在于权力的扩张和专制的罪恶。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图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