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二王事件

9月13日上午8点,江西省广昌县民政局工作人员刘建平走出办公室大门,联系并打出红布横幅,欢迎复员军人回乡。突然,他在襄阳土特产店门口看到路边一个戴着旧草帽和大墨镜的男人。那人的两条长腿骑在自行车上,左脚趾指向地面,右脚踩在踏板上,摆出一副准备疾驰的姿势。他很高,故意蜷成一团,像一只落在车把上的小虾,并且故意把草帽放在眉毛下以掩饰他的真面目。

东北二王事件

这个不寻常的大个子立刻引起了刘建平的注意,他曾担任城关镇团支部书记。他故意走过去。当他走近时,他看到那个人的白衬衫又脏又黄,他的瘦长的脸是黑色的,好像涂了油。再看看那辆自行车。顶部覆盖着泥浆,架子上有一个大塑料袋。很明显,这个人一路狂奔,表现出正常人所没有的蓬头垢面。当小刘避开那个人,等着仔细看的时候,他和一个穿得像骑自行车的人一起从商店出来,只是他比较矮,而且他的衬衫是蓝色的。他们显然是同谋,但他们假装是陌生人。小个子走到离大个子大约20米远的地方,推起一辆自行车,骑上它,穿过路边的大个子,独自向南方跑去。然后大个子骑着车离开小个子大约30米,两辆车以对角线匀速前进。

当小个子男人停在邮局大门附近的电话亭时,大个子男人停在马路对面,仍然像哨兵一样穿过汽车。刘建平俯下身去,假装买了一把刷子,同时他的耳朵试着倾听小个子男人嘴里发出的所有细小的声音。小个子男人压低了声音说道,“这支烟……”
对东北二王事件真相的深入分析

听了这话,刘建平来自北方。他暗暗断定这两个人绝不是好人。他立即离开,跑到城关派出所。走了很长一段路后,回头一看,两个可疑的人离开了摊位,停在了星火食品店。听完刘建平的描述,派出所所长邹马上对说:“去,看看。”领着邹出了派出所,往街上看了看。两个可疑的人失踪了。他抬起脚朝南看。在去广东和福建的路上,那个穿着白大褂的大个子的身影闪了几下就消失了。

邹和见两个嫌疑人已经走了,急忙赶回派出所。邹拿出手枪,装上子弹。刘拿起一副手铐和一把匕首,向县公安局走去。当他们到达县公安局时,他们遇到了刑警队的干部刘锡鹏。刘锡鹏一听就站了起来。他们三个来到院子里,看见一辆陈卜山开的面包车停在那里,陈卜山在县水电局的华家附近。邹把情况告诉了陈卜山。陈卜山毫不犹豫地说:“上车!”

车子上路了,不到几分钟,就在岭遇到了两个可疑的人。陈卜山问:“停?”邹对熊志说:“去吧,躲在前面。”汽车“砰”地一声加大油门,很快就从两个骑自行车的人身边经过。邹和刘锡鹏握紧了手枪。刘建平还准备了两根铁棒,随时准备与司机搏斗。汽车驶出一段路,来到了小岗羊城路。附近有一个村庄。邹指挥车子拐进右边的马路,把车子藏在树荫下。邹和刘锡鹏正躺在路边的一棵大树后面,等着两个可疑的人。“来了!”

两名骑自行车的人进入了视野。邹降低了声音提醒人们。当他们相距20米时,邹第一个从大树后面出来,站在路上,举起左手迎接新来的人,命令道:“停下,检查!”这突如其来的情况吓得小个子男人把车翻了。在他身后,王宗玮停下车,脱口而出,“它坏了!它坏了!”

邹熊志和刘锡鹏正要上前查看时,王宗广场上,躺在地上的邹突然“砰”地一声开枪。邹敏捷地跳上马路对面的大树,在刘锡鹏的左右两边向广场开枪。由于道路两旁树木茂密,邹和刘锡鹏无法使用他们的火力。这时,只有一个小个子男人跳进路边蒿草丛中的一条大沟里,有逃跑的危险。邹熊志对藏在车旁的刘建平和陈卜山喊道:“打电话!”

刘建平跑到羊城区的工棚,发现里面没有电话。他对陈师傅说:“我们得开车进去把消息告诉他!”陈博山说:“我开车冲过去,小心不要打破轮胎。”陈卜山和刘建平跳上车,拐上高速公路,迅速前进,向县城汇报。邹、刘锡鹏用两把枪挡住了那个大个子的去路,使他不能再向东逃去。但就在这时,一辆货车从南方开来,它的车身盖住了一个大个子和一个急于逃跑的大个子。货车以汽车为掩护,跟着汽车向前跑,跑出了射程,越过马路,加入了那个小个子男人的行列,拼命向东逃。他们跑进稻田,丢了鞋子。他们光着脚过河,走进了山里。

6时25分,当士兵们抬着身受重伤的甘祥青下山时,训狗师谢等人也拖着奄奄一息的下山。冯长明立即向总部汇报了这一重要情况。

考虑到军队已经搜索了十几个小时,而且已经很累了,天黑了,能见度很低,逮捕行动可能会对军队本身造成不必要的伤害,总部决定暂时停止行动,在山顶设陷阱,等到明天早上再进行搜索。但是,冯长明、黄、刘德贵等临时指挥小组成员经过认真分析,认为是“二王”中的一个好枪杆子,是“二王”中的一个大威胁,被击伤被俘,只留下广场,此时正是追求胜利的最佳时机。如果推迟到明天,罪犯们肯定会乘夜班飞机,这将使围捕更加困难。

对东北二王事件真相的深入分析
杀害罪犯

1.杀戮过程

王宗广场在黑暗中向吴曾星开了五枪。吴曾星被枪击三次。透过眼镜,他看到那个摇摇晃晃的黑色身影在草丛中蠕动。天空和大地在旋转。他摇晃着自己,忍受着剧烈的腹痛,稳住自己,举起上了膛的手枪,对准草丛中那个黑色的幽灵般的罪犯.

吴曾星的枪里射出四发子弹。接着,第二中队班长曹学理等人,以及从侧面赶来的福州支队士兵,同时向王宗广场集中火力。火焰从枪口射出,罪犯王宗被打了八枪。被困的动物仍在战斗,王宗广场仍在血泊中射击并拒捕。第二中队副排长刘水明冲上前去,开了一枪,击中了对方的左肩。子弹穿过他的右臂,穿过罪犯的手掌。陈敏和王海抬着受了重伤的吴增兴下山。与此同时,王宗广场像一条死狗一样被拖了下来。这时,是9月18日下午6: 40。

2.案子解决了

“两位国王”的遗体被停放在山脚下。瘦而干瘪的形象很难看,长头发,灰色皮肤,脚板上有洞。干燥的皮肤紧贴着棱角分明的骨骼。小王宗广场的重量只有70到80公斤。他的腿上绑着一个装有13000元的公文包。法医检查后,两名罪犯的胃是空的。

公安部立即通过电话向中央领导同志报告了“二王”被杀的消息。中央领导同志小心翼翼地告诫说:“我们必须验证我们的诚信!”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图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