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故事

在这个周末的清晨,大学校园非常安静。人们感受到明媚的阳光,窗外呼吸的新鲜空气,心情也焕然一新。

宿舍里的其他美女仍然在睡觉,詹雪来到水房早点洗。当她回到宿舍时,她的嘴里仍然有流行歌曲。这首傲慢的歌,仿佛没有什么可以阻止她的快感。

突然她的手机响了,微信上也有消息:詹雪,我会等你,等你冷酷的心为我融化!

“小逸,你还完蛋吗?”詹雪忍不住吟,然后毫不客气地回了声:呵呵!死吧,我的兄弟!即使你死了,我也不会被你感动!我不想成为你的女朋友!

“清晨的大噪音是什么?”那是詹雪最好的女友杜锡兰。此刻,她穿着衣服,开玩笑地说:“谁不想当女朋友?是肖怡追着你吗?他不是很好吗?你看到你还独自在宿舍里,否则您将是第一个吗?”
长篇故事

詹雪的脸pink愧成粉红色:“我现在讨厌了,别带我出去!帮我考虑一下,我怎么能让他死?”

杜喜兰说:“我真的想摆脱他。我有一个主意。恐怕你会伤害他!”

詹雪知道这是故意刺激她的。她不愿意轻声地说:“我为他感到难过?您打算快点说什么!”

杜喜兰走近说:“我会介绍给你一个正在养护的男孩,做个大灯泡,晚上看他。下次见他还缠着你吗?”

“大姐,你还好!”詹雪摇了摇头,觉得这是一个焦虑的音符。 “你能知道一个大哥哥要养什么吗?那萧逸不是恶意的。回去驱走狼,然后带上老虎!小姐,我不会失去我的妻子,失去我的军队吗?”

杜喜兰一点也不生气,只是笑着说:“你是义人吗?雪,我有一个叫谢思玮的同学。他很爽,只要我能随时用一句话帮助你!当然我不知道你是我是真的要嫁给那个可怜的男孩小易,还是想钓鱼人们的胃口?”
詹雪说:“他?我会听你的。晚上,肖怡会出来,然后用灯泡看着他!”

傍晚时分,还在黑暗中的小逸在宿舍区等着。他紧张地蹲着,看来他不是心爱的詹雪,而是詹雪对自己感情的“最终判断”。

詹雪不在宿舍里,而是陪在杜锡兰和谢思玮那里吃快餐。最初,詹雪是想请客,但谢斯维坚持要付账单,詹雪必须同意。

然后,杜希兰打算离开。詹学故意假装谢思玮的手臂假装很亲密,并在路人羡慕的眼中回到了宿舍。
在大门外,看着易雪和陌生人的亲戚,萧仪了解了约会的真正目的。他最初是愤怒和不公平的,但后来他松了一口气:人们有爱的权利,有拒绝的权利。是我的大个子,总是被人们纠缠。

詹雪对萧谊的冷漠感到惊讶。她改变了平时的辛辣味,试图让自己温柔地看着小怡。

但是,谢思伟对此非常熟悉,然后去了小怡,他说:“你叫小怡吗?听薛经常谈论你的好朋友,谢谢你帮助我照顾詹雪。”

萧怡笑着说:“你是詹雪的男朋友?太客气了,每个人都是同学。互相帮助也是适当的。”

他转向詹雪,笑了。 “看到你有这样一个好男友真的很尴尬吗?但是作为一个好朋友,我为你感到高兴!我还有再次见面的机会!”

詹雪看到肖逸转过头转身离开时,眼框似乎很湿。她开始难以忍受。

谢思伟问:“我帮过你了吗?你和他.”

詹雪立即放开谢思伟的距离,几乎没有微笑:“没关系,我应该感谢你!每个人都有时间一起吃饭。再见!”

“嘿?”谢思玮说,停了下来。

杜希兰似乎总是有个约会,所以他经常不在宿舍里休息。由于今天是周末,所以许多学生出去玩了。只有詹雪一个人守卫宿舍。

詹雪锁上了门,躺在床上。她不知道小易是被赶走还是迷路了!直到晚上,她累了下来,把手放在《简爱》处睡觉。

在清晨,困惑的詹雪感到有人在舔她的床。

“你带走我的男人,小霞恨你。你带走我的男人,小霞恨你!”一个女孩的影子摇摆了。

詹雪岩睁开眼睛问:“你来自哪个班级?你如何经营我们的207宿舍?”

这个女孩穿着一条短裙,头发有点凌乱,甚至还有粘性的水。她瘦弱的身体,双眼充满怨恨:“小霞恨你!小霞恨你!”

“谁是小霞?我不认识她!”

“我是小霞!小霞是我!你带走我的男人,我和小霞恨你!”自称叫小霞的女孩小声说,尽管她语无伦次,但生气的眼睛却阴郁。

“小.小.小霞.我没冒犯.你!”詹雪非常害怕,无法动弹,甚至没有力量逃脱。

小霞跳到床上,骑着詹雪捂住脖子,邪恶地说道:“你带走我的男人,我要你死!好!你死!下地狱!”

詹雪本来可以掷两次,但后来却失去了抵抗的能力。无奈地看着这个小霞。

“詹雪!是我,打开门!”杜喜兰刚从外面回来,忘了带钥匙就敲了好久。

小霞听到有人立即下床。

詹雪试图恢复呼吸,咳嗽了几次。当她下床时,她发现尽管房间很乱,但没有人。只有最初关闭的窗户才打开,风吹起了“哦,是的”。门没有任何痕迹,叶青仍然大喊“开门”。

第二天早上,詹学谈到这个奇怪的事情时,杜希兰故意说:“门是一扇新锁,二楼不大可能会出小偷。7月15日快到了,不会是小偷了。鬼。”

另一位女学生尖叫:“不要吓着詹雪!鬼魂在哪里?你一定是一场噩梦!”

詹雪不敢留在宿舍。她拿了两个杰作去书房。

当她来到书房时,她发现座位几乎已满。背包还占用了几把椅子。詹雪环顾四周,正要离开。这时,一个戴着眼镜的男孩指着对面的座位说:“你好,同学,那把椅子可以坐下!”
詹雪问:“有书吗?”

戴眼镜的男孩很斯文,我们称他为眼镜男。那人微笑着说:“没关系,他回家了。”

“谢谢!”詹雪点点头,然后坐在对面,静静地看着莫言的《红高粱》。
眼镜的男人手里拿着古典书籍,耳朵上戴着耳机。连接到耳机电缆的电话放在书本中。詹雪不知道自己是在读书还是在听音乐。我看我的书!

中午,书房里的人们逐渐离开。有些人回到宿舍休息,更多的人去吃晚饭。书房里只有男的眼镜和詹雪。

詹雪无聊地环顾四周,突然凝视着那个盯着自己大腿的男人,他的眼睛露出了一种肮脏的兴奋。

戴眼镜的人知道自己被发现了,于是就假装读书。

过了一会儿,一个女孩回到书房。戴眼镜的时候,我不小心在戴眼镜的人的手机上发现了这部电影,照片不美观。女孩再次看着詹雪,然后迅速走出书房。

詹雪似乎懂得什么,突然感到羞辱,立刻起身。

“哈哈!你不喜欢勾引男人吗?”戴眼镜的男人站起来看着她,突然蝎子里听到了女人的声音。

詹雪惊呆了,发现这个声音非常熟悉:“你是谁?我似乎已经听到了你的声音!”

眼镜是空的,书房是空的。我走到最前面,说:“你把我的男人带走,小霞真的很生气!”

“你是小霞?昨天的梦……”詹雪觉得自己不对。他试图克制内心的恐惧,问道:“不,你是如何成为一个男人的?发生了什么事?”

眼镜男子的眼睛呆滞,但仍看着詹雪的胸部:“这个臭男人也很好。不要再抓住小霞的男人,好吗?”
原来,这是人们经常说的灵魂财产。

片刻之后,男人的嘴发出了女人的声音:“眼镜,这是小霞给你的礼物!现在这里没有人,你不想拥抱她吗?来吧,她是你的,很好。品尝美丽!”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图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