蛊术

在很多人看来,巫术很神秘,很少有人碰过它。但是,我亲身经历过一些蛊术,并亲眼看到过。

当我上小学的时候,我常常和村里的一个男孩一起玩。他不能打败我,只好回去找他妈帮助他。他的母亲闷闷不乐,指着我的鼻子,呻吟着一些奇怪的话语。那时候,我没有当回事,所以我回去了。

然而,在几天之内,我的喉咙开始膨胀。虽然之前的喉咙肿过,但并不像这次那么剧烈,而这次是痛苦的痒。奶奶带我去看乡村医生。医生认为我吃的东西太热了,给了我一些热量和闷烧药物。服药后,不仅没有好转,而且喉咙开始溃烂。

蛊术

喉咙是否溃烂并不重要。最可怕的是伤口开始从喉咙蔓延开来。我的嘴,嘴唇,脸和鼻子逐渐溃烂,我不能吃米饭。我每天只能喝一点粥和水,我仍然要忍受痛苦。注射药物是没用的。即使你去大医院,你也看不出原因。看到我这样受苦,我的家人急于掉下眼泪。我的祖母说科学方法不好,我只能尝试迷信的方法。

所以带我去看了一位老中医。当这位老中医到时,我在院子里的柳条椅上微弱地躺着。我没想到他会看到我。他说这不是一个大问题。我的家人听了他的话说,先是松了一口气。然后家人几乎愤怒地怼他:“都病成这样了,你还说什么没什么大问题?”

我看到老中医没有回答,去了我家的鸡舍,拿了一个鸡蛋来找我。然后让我坐起来,他的嘴里一边念叨,另一只手把鸡蛋放在我的头上。完成咒语后,取出鸡蛋并从头顶滚动。最后,他将鸡蛋递给我的母亲,让她用碗盖住桌子上的鸡蛋,并告诉我的母亲,经过七天七夜后烧掉鸡蛋。他让我的祖母找七包干辣椒,然后擦干我的身体。这次,他直接把辣椒扔进火里烧了,可随后发生的事让我毛骨悚然......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