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永不停歇的磕头机

故事发生在2009年冬天,刚参加工作的我被分配到基层工作,稀里糊涂进了巡查队,巡查队的工作辛苦又乏味,每天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奔波在陕北这崎岖不平沟壑纵横的山路上,坐在皮卡车里颠颠簸簸透过车窗看着一个个起起伏伏的磕头机,磕头机也就是抽油机。

鬼故事永不停歇的磕头机

我清楚记得那天晚上特别冷,当乌云遮住月亮天空下起了雪,巡至114井附近的时候车突然抛锚,“活见鬼啦,上周刚修的车,怎么搞的”。司机小刘抱怨着下了车,捣鼓半天没检查出问题来,坐在副驾的刑队长开始不耐烦起来,不停催促小刘快点,小刘被刑队催促的也有点脑火,关上引擎盖返回车里说“今晚是修不好啦,让队里派车来接吧”。

刑队骂骂啰啰拿出手机就给队里值班人员拨了出去,电话没通才发现没有信号,我们几人也看了看自己手机一样没有信号,这时候已经凌晨两点,队里到这有几十公里走回去是不可能啦,商量后决定去114井场呆一晚,好在距离114井场也不远,没多旧便到啦,进了井场114磕头机是停的,刑队推开值班室房门率先走了进去,“抽油机无辜关停,人在不岗,这老李是不想干他娘的啦”,听到刑队暴躁的声音,我们俩人也跟进了值班房,值班房不大放一张二层架子床,火炉里发出微弱的光李老汉不在。

折腾了半夜几人也累啦,刑队上了上铺睡啦,我和小刘一起挤在下铺,不多时传来刑队呼呼的酣睡声,睡意袭来我逐渐意识模糊起来,“哐啷……哐啷……”一阵磕头机工作的声音把我惊醒,我一个激灵坐了起来,仔细一听房里除了刑队的咕噜声别无它音,心里想到听错了吧,翻看手机已经凌晨3点,又躺了下来,刚闭眼“哐啷……”声音再次响起,我瞬间感觉头皮发麻全身紧绷,赶忙伸手推了小刘一把,小刘不耐烦的嘟囔“干嘛,不睡啦”,我问小刘“你听到磕头机声没有”小刘看我一眼说到“没听到,你神经病,抽油机是停的”可是我确实听到啦,我不死心推小刘去看,拗不过我的小刘念叨着起身向窗口走去,“半夜三更神…”话还没有说完整个人呆住啦,此时哐啷哐啷的声音清晰无比,刑队也被吵醒,刚准备说话手机响了,“刑队快回来,114井的李老汉喝酒骑摩托车肇事死了”值班人员的声音传来,刑队挂掉电话跳下床就唤我们走,看到我们俩没反应,问到“怎么回事,赶紧回去李老汉出事啦”,呆了半天没动的小刘幽幽说道“刑队,李老汉在磕头机旁边坐着”,刑队回头看向窗外的磕头机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直到天亮站不起来,后来队里来了人接走我们,打那起夜里114井磕头机总会不经意间启动,

多年后114井掉产严重磕头机扯掉啦,但每天晚上“哐啷哐啷”声仍然回荡在山里。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图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