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爱之名的你

我,一个霸气的女生,花典雅,别看我名字很好,可我在这所高中里出了名的叛逆,每个星期找三次家长不在话下,和我一起叛逆的一个死党叫城之雪,我们两个就是以强制弱,以大欺小,抢劫小孩子的钱财,打架一天就三四次,曾经,把一个小孩子的手给打骨折了,身上伤痕累累,但依然乐此不疲。

“嘿,干什么呢!小屁孩说你呢。”我嘴里抽着烟,脚踢着一个转学生的脸,那个高一的男孩子瞬间就倒在了地上,眼睛怒瞪着我。其实我也是高一的,但没见过这么懦弱的,我心想。我看见男孩子的面孔,一下子呆住了,他,是如魔渊吗,长得好像啊。如魔渊你死去了,难道还魂来找我吗,可我不多时反应过来,也许只是长得像罢了。该怎么做还怎么做。我笑了笑,看向我旁边的城之雪,一个巴掌扇了过去,城之雪委屈的看着我说:“花典雅,你干什么?”我吸了吸嘴里的烟说:“这小子交给你,你知道怎么办吧?”

城之雪看了看地上的男孩子说:“呦,瞧瞧,瞧瞧,这衣服鞋子,都是破破烂烂的,家里也是吃垃圾长大的吧?哈哈。”“哈哈哈,我想也是。”我符合着说。男孩子看着我说:“痴情不忘随心去,天地祭拜他惟魔。 真爱即逝化情仇,生死相依泪恸歌。几年不见,你变了,花典雅,还记得如魔渊吗。”我对他不理睬,反倒变本加厉。

男孩子一下子就哭了出来,手在摸索着,我想一定是在找些防身之物吧,我蹲下,把冒着火的烟头对准男孩的脖子,按了下去,男孩子在哪里捂着脖子,满地打滚,手指缝里流出滴滴鲜血,我大笑着离开了。看着城之雪在哪里快活着打那个男孩子,男孩子手无缚鸡之力,根本无法反击。

回到寝室,看着一群女生惊恐的看着我。我到也配合起来:“看什么看,赶紧收拾东西给我滚出去,我这里可不欢迎你们。”女生们一个个面部为难的表情,我走去离我距离最近的女生一个巴掌扇了过去说:“快滚!”女生们再也不敢逗留下去,一个个抱着行李,和被褥跑到走廊里面打地铺,我到逍遥自在的等着城之雪回来。城之雪到门口撇了撇堵在门口的女生,然后不管不顾的踩了上去,然后开门进来说:“花典雅,可真有你的啊,又让他们出去了。”我点了根烟说:“你不服也可以出去啊。”

“别别别,我哪敢啊?”城之雪打趣道。我说:“那小子被你收拾的怎么样了?”城之雪摇了摇头说:“不知道,他被我打的鼻孔直冒血,我都把他打晕了,不知道等一下出什么事情,管他呢,死了才好呢,竟然那么不知好歹,敢瞪你。”我点了点头说:“睡觉,明天有事跟你说。”“明天?今天不行吗?”城之雪睡了。我在她熟睡的时候起身穿好衣服来到了学校废弃楼旁边的湖边上。

叹息道:“梦碎了思念,情蚀了红颜,任风雪迷醉了眼,柔肠百转间,让梦淡化了流年千年。心中的情牵,细碎的伤被搁浅于眉眼,思念在发梢,华发红颜,青碧的光点,断了的情弦,破碎的衣衫,垂泪的容颜,相思的眼泪滴落在谁的心间?生死交织在梦的边缘,未改痴心一片,落寞的长天,过往的云烟,魂牵梦萦间,记忆撕裂开昨天,分离后的牵绊,过往的画面定格在谁的心间?且看鬓角零星雪痕,那又是为谁沾染?苍老了少年,你痴了三生三世三个纪元,你走了几天,我等了几年 。如魔渊 ,当初你既负我,何必再留恋出现。”

我来到湖边徘徊的走着,想着当初我与如魔渊的留恋。。。。。。

多多关注我的小说:《生化逃生》这是我以前写的,没有经过任何修改,不太好,但还是希望支持我

灵异鬼故事网公众号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