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身经历,出差住招待所的恐怖经历(十二)

第十二章

两个垄是两条不同的水系,我们村所在的垄称为西溪,就是杭州城西“西溪且留下”同名的西溪,另一条垄的小溪叫东溪。两条小溪都是顺着山形地貌,自东向西流淌,流水潺潺,终年不绝。从我们村出发,顺在西溪北侧的马路向东逆流而走,走5公里左右的砂石马路,折向南经过座石拱桥就开始走田间小路,沿着山脚下的田间小路又走2公里左右,又往南折便是一路往高处行的山路,山路的右边是连绵重叠的松林,左边是一条小溪。说是小溪或者也可以称之为山涧,溪流不大,因为再往山里走不到1公里,便是这水涧的源头了,源头是一个瀑布,再往上便不可知了,据说山顶的层峦叠嶂间是一片连池,群山顶上有一个寺庙叫栖云寺,栖云寺三个大字是理学大家朱熹所题。不管怎么说,瀑布之上在十一二岁的我们看来,确实如神话传说般的存在。

亲身经历,出差住招待所的恐怖经历(十二)
说是瀑布,是一股涓涓细流从高处落下的景致,没有壶口瀑布万里洪流怒号,天开一堑的磅礴,也没有庐山瀑布挂流三百丈,喷壑数十里的壮美。山顶的水顺着山崖往下流,落在山石上幻化成万千水珠,有如仙人自上往下泼洒了珠玉,大珠小珠落落在山瀑下的玉盘里。
我们的初中就在瀑布边上,的一个山间平地,乡人形象地称之为“大平地初中“,在读初中期间,我们这些山里的学生总喜欢往瀑布那里跑,每次往瀑布这边跑,手里总是拿着一本书,美其名曰”读书”,其实就是撒野,撒欢。夏日里,站在瀑布下,水雾携着高处下落之势扑面而来,给我们带来无尽的凉爽,也带来美好的回忆。
我所在年级读到初三,我们整个学校搬迁到了镇上,这山里的学校也随之荒废。曾经喧嚣热闹的校园也顿时沉寂了,围墙、操场、从教室通往宿舍的道路、甚至是教室里面都长满了荒草。而随着我们这200多号顽皮闹腾的山里娃搬离,这学校边上的小路也被杂草覆盖,山涧也愈显清幽。
特别是学校平地下来转弯口的石塘下,一侧是兀立的山石,一侧是杂草丛生的山涧,黄泥路也在山流冲刷下变得沟坎纵横,坑洼不平。两侧的树很高,也很密,白天也少有阳光可以透过树叶投射在路面,这高高的树林营造的空阔、阴凉和幽静是一幅美丽的景致,也是我们这些曾在这里玩耍嬉闹了三年的学生心目中的私家花园。

亲身经历,出差住招待所的恐怖经历(十二)
离开这里多年以后,每当同学聚会,总会有人提议到大平地烧烤,到石塘下山涧里嬉水,但自从凶杀案发,石塘下已是人迹罕至,山林的空阔和清幽透出瘆人的寒意和邪气。
刑事侦察有“首案”的概念,也就是说系列案件并案侦查的时候,首案所透露出的信息往往是最多,最最有价值的,特别是在物理环境上,除了街头冲突的激愤杀人,一般谋杀案首案案发地往往是嫌疑人自己熟悉或者自认为安全隐蔽的地方。
当年在石塘下犯案的正是我们初中的校友,高我两级的学长,我同班同学的哥哥。主犯姓夏,在家排行老二,我们且称之为“夏二”,从犯姓李,在家排行老大,文中称之为“李大”,夏二和李大是同班同学,又是宿舍楼的上下铺,两人成绩排名在班里都比较靠后,升学的机会微乎其微,所以初中一毕业就早早离开学校,到社会上谋生活了。夏二跟了自家舅舅开浙江和安徽的货车专线,而李大在老家当了屠户,每天下午到各村各户收猪,半夜杀猪,凌晨到镇上去零切了卖。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图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