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身经历,出差住招待所的恐怖经历(十)

第十章

“狗是阿明杀的,你不来我也没脸上门和你说。村里也没人问,我也不能主动提”昌友抿了抿嘴,似乎也在克制在情绪“他们还要在我这里煮了带走,我没让,他们就把小特拖走了”。
“阿明?哪个阿明?”昌友突然说出来的情况和我原先料想的,和村里人说的全然不符,我愣了一下,盯着昌友。
“夏利明啊!”昌友说道,“这个人……哎”
“你家这只狗啊,我从来没见过这么聪明的狗”昌友夹了点菜,一边嚼着,一边说道。看样子他还没忘这是我家的狗,不是送给他的。
小特刚送到鱼塘的时候,我就觉得它和别的狗不太一样。你父亲把它托给我以后就急着赶车走了,我把它拴在门前木桩上,自己也去打草去了,不到20分钟,我打草回来,它已经不见了,只剩下半截绳子。绳子虽然不粗,但是要靠扯,那是两个成年人拉拉是拉不断的,它尽然能硬生生扯断,这该是多大的力气啊。
想都不用想,他肯定是跑回你家去了,我也没去找,反正要你家没人在家。他自己要回来就回来,不回我这里来,估计也是满村跑。你们以前也不管的,我想就由着他去吧,我还真心没去管他。

亲身经历,出差住招待所的恐怖经历(十)
晚上我自己出去王母村(邻村)去玩了,第二天一大早回来路过你们家,发现小特就趴在你家大门口,也没有出去玩,本来你们家这只狗是算野的,我到村上那个山上去打草,半天内总是能看到它在村边上这些山上穿来穿去的。我呼了它一下,它不理我。我走近前去想牵它到我鱼塘这边,不等我靠近,它就呲呲我,朝我吼,根本不让我近身。用不了多久,它应该自己跑走玩吧,我这么想着就回到鱼塘忙活自己的事情了。
这一忙活吧,有两天没去你们家那边。那天我正在干活,荣婶过来叫我,问小特是不是寄养在我这的,我说是啊,荣婶说小特在你家门口不吃不喝的,谁给东西也不吃,也不能近身。那么大热天的,也不跑开,也是罪过。
山狗不问路,山狗饿不死,山里的狗么,也就是这样。换了谁家都不会去管,但是你父亲正儿八经的托我,我也要当回事,那我也就把你把给我的钱又给了荣奶奶一点,让她每天给点剩饭剩汤水的喂喂,毕竟她比较熟。我去店里打牌的时候,有时候也绕过去看看,有时候也带点鱼汤拌饭的过去。它不让我近身吧,我也就稍微放远一点,它不过来吃,但也知道我是给它带吃的,也就不呲呲我了。
昌友端起酒杯朝我示意一下,自顾自就一口喝光了。小沈,我和你说,你也是罪过,我每年冬天都要吃狗肉的人,你家这个狗样样,我现在也不吃狗肉了。哎,你看我光棍一条,这小特是我兄弟一样了,我怎么舍得杀它?
差不多有个一个月吧,它总算吃点鱼汤拌饭了。我自己原来是每天烧一顿的,早饭烧好,午饭和晚饭就菜汤浇浇将就一下,为了它吧我也多煮点饭。就这么守在你家门口守了有两个多月,你父亲回来过一趟,在家呆了两天,又把它牵到我鱼塘这里来才走。

亲身经历,出差住招待所的恐怖经历(十)
大概它也明白是托给我养了,每天晚上就回到我这里来了,我鱼塘这里三间房,杂物间角落给它铺了点稻草垫垫,也算是有个窝了。这次在我这里住下,它又开始野了,每天出去瞎跑、打架。最远跑到蒲塘村那边去,这得又20里地了吧?你家这狗野是真的野。
对了,淑欢有没有到你家投娘(投诉、告状之意。就是小孩子闯祸,要到他娘那里投诉的意思。)?淑欢家年初到镇上去买了十来只鸡仔,养养死掉几只,剩了有个七八只吧。淑欢自己还在街路上说过的,儿子回来么杀只公鸡,四只母鸡留着下蛋,过年两只谢年,待客用。她盘算的挺好,
碰到你家这只狗,一只都不只,留她一只做做样子都没有。
昌友说到这里,脸上漾着笑,好比熊孩子屙了屎又抹到墙上去了,当时气上头想揍一顿,回头想想又好笑。
前面三只它咬咬死还叼到我这里来,我不管他,反正又不是我偷的,也不知道是谁家的鸡。我理理干净炖了吃掉了。哈哈哈,昌友忍不住笑了。
到了第四只吧,淑欢发现了,就跟来了。臭骂了我一顿,还说狗跟了谁就像谁,原来老沈家养的时候,这狗也是放养的,也漫山遍野跑,从来不闯祸。轮到我光棍养了,到处闯祸,吃他们家鸡不说,村上的母狗都勾搭遍了。真把我气坏了。从昌友的脸上看不出一丝义愤填膺的感觉,反而有那么点得意的模样。
我也没办法,只好把它拴在鱼塘边上,用水泥砖给他垒个挡雨棚,省得它出去闯祸。
我拴着有那么两三个月吧,淑欢家的鸡又大了一点,他儿子回来也宰了一只大公鸡吃过了。也还好他儿子回来得比较凑巧,吃过一只了,这些鸡也不算白养。那天我去外面买鱼苗,想着晚上不回来了,就把它绳子解了。第二天回来,它大概在哪里山上老远看到我了,又去叼鸡过了。我还没到鱼塘,就看到小特叼着一只鸡在前面跑,淑欢以后拎着一根竹棒在后面追,还用石头扔。哈哈,她哪里追得到?小特在山上叼个野鸡野兔跟玩似的,她追有什么用?

亲身经历,出差住招待所的恐怖经历(十)
淑欢又把我一顿臭骂,我光棍又不是一年两年了,就因为你们家小特,我半年不到被淑欢骂了两次了,说好好的狗被我带坏了。我去打牌,他们也笑话我,说狗吧,跟谁像谁。你说狗交尾哪挑时间挑地方的?难不成还去开个房间?你家这个狗和母狗交尾,他们就说,哝哝哝,昌友带的狗哝!我自己好好的在店里打牌,还有人特意跑来喊我,“昌友,你的狗又在交尾啦”。真把我气的啊,小沈,难不成这狗你们带的时候不出去勾搭母狗的?
昌友愤愤不平的语气,又带着讪笑问我。这个话题我怎么回答?于是端起酒杯示意一下,算是回敬昌友一杯。听昌友继续说下去。

(未完待续十)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图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