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被鬼上身,确是个古代的穷读书人,同病相怜后放了她

《噬仙肉》 著/薄音冥冥

第四章:鬼哭壕遇险

而我眼前的小娟转过头,手里拿着一个灯盏,面无表情,空洞的眼神在周围转了一圈,脸上诡异的样子让我心里一惊。

“别说话。”这是郭子的声音,我听到了,这是郭子的声音。

“郭子怎么回事?”我看到他脸色煞白,似乎是受到了不少的惊吓,他喘着气,“这里有鬼!”

真有鬼?

我想着,再回想起我看到两个武士,小娟的诡异,再加上鬼哭壕的传说,我不禁害怕起来。

郭子冷声道:“小娟被鬼上身了,你看她的影子。”

他这么一说,小娟的影子确实很奇怪,扭曲着像是一张吃人的大嘴,完全看不出人形。

“我们怎么办?”郭子问我的意见。

“先回去,召集村里的人,我们两个起不了多大的作用。”我说道,人多了,阳气自然旺,我就不信他能把一个村子的人都吃了不成。
郭子摇了摇头:“出不去,我试过了,转来转去就是在鬼哭壕里,好不容我才找到你。”

正在我们说话的时候,小娟那边发生了情况,苞米居然傻乎乎的冲了出去,一把抱着了小娟,哭的稀里哗啦的,真给男人丢脸,可是现在重点不是这个。

我们一路跟着小娟,她手里的那盏灯怎么也不灭,虽然风很大,可是却只是摇晃摇晃,最要命的是那玩意是蓝色的,这他妈是鬼火啊。

从我们的角度看过去,被胖子抱着的小娟,脸上的表情很扭曲,像是十分不愿意被胖子抱,这要是真的小娟我也难理解,可是这是被鬼上身后的小娟,不一会,小娟脸上就有了一丝诡异的笑。

两个人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胖子傻乎乎的就跟着小娟走了。

我两躲在草里不敢出声,我脚上有伤走的慢,挪着脚一点一点的走,鬼哭壕很长,小娟也不知道到底要去哪,走了一会,我身后很久都没有声音,“郭子,你在吗?”

“在啊。”他的声音冷冷的,让人无法揣测。

我一转头,他的脸几乎贴在了我的脸上,我吓得一个趔趄,从坡上滚了下来,小娟回头一眼就瞪住了我。

“是白哥,白哥!”胖子一阵欣喜,着急的就要跑过来,却被小娟朝着脖子一砍,没有了动静,死猪一样的倒在了地上。

“苞米!”我大声喊着。

坡上面又下来一个人,佝偻着腰,正是郭子,此刻他手上的红布包已经不见了,估计也碎的差不多了,绿眼睛看着我,舔了舔嘴唇。

“几十年了,我恨啊,我恨啊!”他嘴里说出来的话跟个老头一样,表情狰狞。

你狠关我蛋事?

我心里想着:“我也恨啊!”脑子不知道怎么一抽,我也喊道。

这一嗓子,让郭子身上的老鬼也摸不着头脑,开口道:“你恨什么?”

我恨你妹啊,我心里骂道,却不再说话。

四周看了看,似乎没有地方能跑了,脚好的都不一定能跑的了,更不要说脚崴了。

小娟身上的鬼开口道:“别废话了,这里被人施了阵,我们困在这里上百年了,能有活人的血食,将军一定会很开心。”

“什么将军不将军?那是你的将军。”郭子身上的老鬼不屑一顾,低头问道:“你说,你恨什么?”

这老鬼我分析了一下,应该是红卫兵那个时候乱棍打死的知识青年,要不就是地主老财,小娟身上的那个老鬼就是鬼哭壕形成的时候,被活埋的将士。

既然时间对上号了,我就知道该怎么做了:“我恨啊,我家里人被那帮王八蛋打死了,说是搞封建迷信,可是我爹就是个教书的啊,现在我也要死在这里了,我家里人可怎么办那?仇怎么报啊。”

一白表演法则第一条,脸上的表情能怎么纠结怎么纠结,最后五官变形,要是凭轩涕泗流自然是最好的。

这么一说,那个老鬼也痛哭起来,“没想到几十年了,那些小混蛋现在还在祸害我们读书人。”

可是并没有眼泪,我看着郭子在我面前跪倒哭得稀里哗啦的,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这他妈不是煞笔吗?

心里想着,我还是装的很痛苦,索性一起干嚎起来。

这样子,小娟傻眼了,这是搞什么,她突然变了语气喊道:“都给老子起来,不然砍你们狗日的。”

语气一凶,竟然生生的止了我郭子的哭腔,他似乎来了勇气。

“这小兄弟也是可怜人,他家里跟我一样,也是个教书的,被人敲死的,能不能放了他?”郭子居然给我求情。

“你想死?”小娟狠声道。

“死就死,我都死了一次了,怕你不成。”没想到这老鬼一听我和他有一样的遭遇,竟然仗义起来。

“小兄弟,往南走,回去告诉咱们读书人不要怕,要团结,他们打不跨我们。”他大义凌然。

“恩,我一定会告诉同志们!”我跛着脚一瘸一拐的往相反的方向跑,可是跑了半天才跑了一百米不到。

身后似乎有抱团打在一起的声音,这样跑下去也不是办法,我看见是个斜坡,索性横着心,愣是滚了下去。

我不知道滚了多久,不过还算顺畅,除了脚更肿之外,也没有被石头砸到脑袋,揉揉脚,坐起来一看,我又不知道自己在哪了,依稀记得那个仗义人士让我往南走,你倒是南在哪啊?

眼前是一起隆起的土堆,是个坟圈子?

我心里想着,站起来,不过却没有墓碑,这倒是让我很惊讶,难不成也是枉死的,被人挖个坑就埋了?

想到这里,我不禁心酸,想起了那个仗义之士,说不定是他的墓那,还是扣几个头吧。

我就跪下来恭恭敬敬的扣了三个头:“仗义之士啊,仗义之士啊,保佑我出去吧。”

“仗义个屁。”耳边似乎有声音,是我听错了吗?

我一抬头,吓了一跳,眼前一个穿着大黄色大氅、须发惨白、指爪棱长一坨的家伙,是什么?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图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