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口的古井

1938年,一个和谐的村庄,村里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享受着大自然带给他们的快乐。

他们不知道将有一场屠杀正在快速的接近他们,就在这天,他们本以为和谐的日子就被枪声打破了。

正在院子里嘻戏的小孩和聊天的妇女吓得惊慌失措,各自跑回了自己的家躲着,日本人来了以后就把村里的人都叫了出去,在一个坝子上站着,有的小孩被父母藏到地窖或者苕洞里面,因为他们知道来者不善。日本人来了以后就将村里的人都叫了出去,站在村里的坝子上,日本人说了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以后将那些比较壮的男人和妇女,小姑娘抓到了一边,其他老年或者比较小的小孩则是被乱枪扫死,有的日本人为了“娱乐”,将一些人弄到一旁拿刺刀捅进身子里,把肠子或心脏挑出来,村里其他的吓得手脚发软,因为他们知道下一个将会是自己,终于有人站出来说“狗日的,不是东西,老子和你拼了”,但是这并没有什么用,直接被连续的枪声给击毙了,村里人怕了,不敢动了,等待着他们的只有死亡。

经过屠杀以后,原本和谐的村子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儿,鬼子为了毁尸灭迹,将一些死了的村里人扔到了村口的一口井里,这口井很深很深很深,深不见底,鬼子又将另外一些死了的村里人给烧了或者挖个大坑埋了。

经过了几十年,村子又恢复了平静,我听着村里的老人讲了当年的故事以后就打算和一群好伙伴去村口的古井瞧一瞧,我叫李文诚,算是村里的孩子王,今年16,准备喊上村里和我年纪相仿的几个伙伴,一般玩得较好的有4个,分别叫李文申(我弟弟,比我小一岁),李蝶(我比较喜欢她,15岁),李朋,吴爽。

当时他们不怎么敢去,因为他们听说井里面经常发出恐怖的叫声,有时候白天干活的人经过那里以后都会听到“救我出去,救我出去,我们饿了”村里人对那口古井都是避而远之,没人真正敢看过那口井,据说现在那口井是一口枯井,以前里面的水很清澈。

经过我的“劝告”以后他们终于打算和我去了,我们绕过了一座山以后来到了这口古井(怕被大人发现,所以我们绕过了那条直接走到古井的小路,毕竟大人们经常告诫我们不要去村口那边玩),我说:“哪里像他们说的那样可怕,明明就没有叫声,你们现在知道大人经常唬小孩了吧!”,李蝶挨着我说:“诚哥,可我还是有点怕,我们回去好不好,总感觉这口井有的诡异”,我连忙抓着小蝶的手说“不怕,有我在呢,就算有鬼他们应该也不会伤害我们,比较我们是他们的后代嘛!”然后文申说到:“哥,你说也对,毕竟我们是他们的后代嘛,哈哈”。就这样他们微颤的身体恢复了平静。

我们围着古井绕了一圈以后,一直没有说话的吴爽说了一句:“诚哥,我们下去吗,这井有点大,可以容下五六个人吧”,然后我问:“你们要下去吗?”,小蝶马上抱着我几乎要哭了,说:“诚哥,我好像听见了有人在喊救命,好可怕”,我静下心来听着,似乎有人在喊救命,本来平时很大胆的我心里就像一块石头压着,我咽了一下口水,说到:“你们快跑啊,小蝶,文申,小爽,你们快跑”,然后他们跑了,可是小蝶像着了魔一样向井边走去,我嘶声的喊着:“小蝶,快跑啊,你在干什么?”

 

小蝶也不说话,我当时心里面都快要炸了似的,但是我不能畏惧,因为我是他们老大,不能抛弃任何一个人,我的心变得坚定了,我马上跑过去抱着小蝶跑了,回到家里以后,我们各个都是心惊胆战,好像都经历了一场大战,小蝶自从回到家以后就开始作呕,发烧,小蝶父母一开始只是觉得小蝶只是生病了而已,没有太关心,我也经常去看她,他父母告诉我们这几天小蝶经常做噩梦,说梦话,在晚上经常说:“不要抓我,不要抓我,然后就哭了”。

他父母终于知道这次小蝶并不是单纯的生病,然后问我:“你们到底是不是去过那口古井,前天听村里人说你们去过那口古井?”我沉默了一会儿,说到:“对,我们的确去过那口古井。”然后我把那天的事完完全全的说给了小蝶父母,小蝶母亲差点气晕了,怒吼到:“你们要去别把我小蝶拉着去,要是我家小蝶有什么事,我不会放过你的!呜呜,我的小蝶!”

小蝶爸在旁边说:“你们家和我们家的关系是非常好的,本来我和小蝶妈也挺喜欢你的,把你认作我们小蝶以后的好女婿,可是这次的事情你必须负责到底,毕竟你也16了,我们农村16岁也不是小孩,我明天去找邻村的冯太翁,你把事情说给他,他应该会有办法”,我没想到小蝶爸妈心里的我是那么好,我心里面已经没有什么恐惧了,我要负责,我必须将小蝶弄好,我心里默默念到。我说了一句:“好,我绝对不会让小蝶有事的”。

灵异鬼故事网公众号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