魑魅

我家在在东北农村,村后就是一座大黑山,大黑山靠近原始森林,而住在村下的村民,女人靠纺织而生活,而男人一个个就背上枪,进山打猎。

不过打猎的人,经常会遇到一些匪夷所思的怪事。

在我们村子里,也不知那个老人定下一个规矩,规矩说凡是三月初三这天,不管什么理由,都不准进山打猎。

这算是祖先定下的规矩吧,村里的猎人也大多遵守,不过那些年间,村外的人遇到了灾荒,很多人家就跑来我们村子,向我们买卖一些野味,而为了生活,猎人进山打猎来赚取更多的钱财。

话说有一个叫做老王的猎人,那年妻子刚刚生下第二胎,家里的生计全靠他一个人,而这天一个老头上门,要向老王买卖一些野味,而那天刚好就是三月初三。

由于老头要的很急,老王眉头皱了一下,道:“你等我一下,我这就进山去打猎。”

老头扛起猎枪二话不说,直接进山了。

这大黑山里,物产丰富,到处都是野鸡野兔,而老王打了几十年的猎,自然不在话下。

可是这天却奇怪了。

在老王进山的那一天,天忽然阴沉下来,天空上方飘来大朵大朵的乌云,看似马上就要下雨似得,不过老王那里顾得上这些,只想赶紧进山,打完猎早点回家。

老王进山后,在山中转悠了半天,竟然一只野兔、野鸡也没有发现,隔了大约一个小时,老王这才看到有野兔、野鸡跑过的痕迹,不过今天这些动物,好像长了翅膀似得,一溜烟就给跑了,追都追不到。

老王追来追去,跑的头顶都要冒烟了,累的不行,一屁股坐在满是枯叶的地上,大口喘着粗气,嘴里骂道:“今个这些畜生都成精了吗,我竟然一只都没打到,真晦气。”

要知道这么多年,老王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这还是第一次。

老王就这样坐在地上休息,然后掏出烟,拿了一根烟点燃,就开始扒拉扒拉的抽起烟里。

然而,这个时候,大黑山里忽然袭来一阵阵白雾,白雾很快就把整个大黑山包裹,而老王看了看四周,四周全都是白雾,根本看不清前方。

这时候,老王心里就开始胆怯了,不过还是从地上站了起来,扛着猎枪,一步步向前走。

哪知老王刚走了几步,就看到前方白雾中,似乎有什么东西跑过,于是端起猎枪,狠狠放了一枪过去,大声喝道:“谁~”

“给老子出来~”

“砰砰砰……”

老王心里害怕急了,双眼里满是惊恐之色,双手都要拿不稳枪了,不过老王毕竟是一个老猎人,心里素质还是极好的,于是上前又走了两步,忽然看到前方隐约有个女人朝她挥手,猛地一惊,道:“你是人还是鬼~”

这下子终于有了回音,对方大声喊道:“不要开枪,不要开枪,我是人……是人……”

老王听到这里,那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下了,上前走了几步,发现前方有一位皮肤白皙,穿着花衣裳的女人,下身穿着一条黑色的布裤子,冲着她不断招手。

“原来是人……你是谁,怎么在这里……”

老王抹了抹额头上的汗,看到眼前的女人,这才松了一口气。

“不好意思,刚才是不是吓到你了,是这样的,我是住在这附近的人家,今天是我太奶奶她老人家一百岁寿辰,今天遇到你,也算是有缘分,不如去我们家喝一杯水酒。”

老王一听,百岁寿辰的老人,那时候可是少见,而且对方既然邀请了,老王也觉得肚中早已饥肠辘辘,可是又傻笑道:“可是我这样去太冒失了,我手上又没有礼物。”

灵异鬼故事网公众号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