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口枯井

说起童年时候的“游乐天地”,排名第一的要数石桥那一片儿。关于我的童年,多数有趣的时光都是在那度过的,当然,还有一些不好的回忆,为我的童年增添了一笔重色。

那座石桥位于村落的东边,从桥下水道上厚厚的青苔可以看出,这座桥已经有些年岁了。水道上下衔接的是水潭,茂密的水草遮挡了水潭的边界,水潭旁边的那口枯井也就逐渐的鲜为人知了。

夕阳映着暑气渐退了蝉音,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我们这些孩子的嬉闹声却逐渐聒噪起来。平日里熟悉的环境在入夜之后似乎增添了几分神秘。

“去石桥那边捉迷藏去,敢不敢?”

品兼一边嚼着包子一边说。

“这有什么不敢的?你们呢?”我望向他们,眼神里满是期待。

“行啊,那走吧?”

“走!”

其他几人应合着,于是我们这支队伍便浩浩荡荡的向石桥走去。

游戏规则还是像往常一样,手心手背选出两个人驻守阵地,其他人各自选好地方藏好,驻守阵地的两个人数二十个数之后便开始找,这一轮,是我和茂陶驻守阵地。

但是,还没有数到二十,便看到佩蔓气喘嘘嘘的跑了回来。

“你干什么?我们都要开始找了,你怎么又跑回来了!”茂陶嗔怒道。

“我刚才躲在水道对面的草堆后面……我看到……我看到汕秋……他……他被什么东西拖到那口枯井里了……”佩蔓带着哭腔断断续续的说着。

“大晚上的别开玩笑了”我有点生气的说道。

“是真的!不信你们去看!”佩蔓着急的直跺脚,平日里她确实不是个喜欢开玩笑的人,虽说我们也害怕,但还是想去看看,汕秋到底怎么样了,于是召集到其他人向枯井走去。

“谁敢上前去看看?”我和大家互换了一下眼色,却发现彼此的眼神里全是胆怯和害怕。

“我看看去。”说罢,品兼蹑手蹑脚的走近那口枯井,仿佛怕惊饶了什么。

“汕秋?”他试探着叫了一声,没有人回应。

“井里没有人。”他回过头朝我们喊道。

于是我们几个也到枯井跟前探头看了看,井底还是往日的那些碎石,甚至之前茂陶扔进去的雪糕棒还依稀可以看清。

“你确实看到汕秋被拖到井里了?”

“真的!我亲眼看见的!我真没骗你们!”佩蔓焦急的说。

我们又喊着汕秋的名字找了一会儿,依然不见他的踪影,气氛和夜色愈发的深重,我们只好回去,把这件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汕秋的父母。

那晚上,石桥那一片儿到处都是手电的光亮和“汕秋”这个名字的呼唤声,他们甚至在水深不到一米的水潭里捞了三遍,但是仍然没有汕秋的踪迹。

汕秋究竟去哪了?

灵异鬼故事网公众号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