锁魂

我出生在一个山村里,村里的人不多,也就十几户人家,那时候国家对小山村扶贫还没有那么在意,所以村里连一条能走的路都没有,更别说晚上有路灯什么的了。

一般在晚上6、7点基本上每家每户都要进入梦乡,然而这已经是祖上传下来的一个习惯。因为晚上路上都没有灯,如果临时要出门都是拿着个小电筒小心翼翼的出去。像有些好酒的老人,胆子大的年轻人都会晚归,甚至有喝多了直接躺在路上睡觉。我不得不佩服那些村里老人的胆量。

我们村子很小,出去村子的路只有一条,这条路大概也就2米宽左右吧,两边长满了密密麻麻的杂草。如果想要出村就必须经过一片坟地,村子只要有人过世都会直接简单的将逝者埋在这里,这些墓很少人来清理,所以都长满了许多野草,足足有一米高,平时只有白天,才有人敢出去。

在小时候我记得有一天,隔壁家的陈伯因为上山砍柴,不知道什么原因从山上直接滚下,因为年纪较大,全身很多出骨折,后来被人发现抬下了山,当时村子并没有什么大医院,村子就一个小郎中,只懂的简单的治疗,但是一时没办法陈伯儿子还是叫了村里郎中为陈伯看看,但由于陈伯的伤势太严重,郎中也只能为陈伯固定好骨折位置,在擦点止痛水,其他的只能看陈伯自己的造化了。

在事发的当天晚上大概凌晨1点的时候,这个时候每个人都早已经睡着。

可就在这个时候,门外竟然有人说话,声音很大,但是说的话我们竟然听不明白,叽叽呱呱,说话的声音直接将我们吵醒,我父亲隔着窗台看,门外什么也没有,更别说有人,但是说话的声音还是在耳边徘徊,这就奇怪了,门口没有人,那声音怎么来的,况且只要是村里人都是说自己的家乡话,不可能说听不懂的语言呀,我父亲本来想出去外面看看什么情况,但是被我母亲拉直,让他别去,但是这并没有影响我父亲的好奇心,他一定要出去看看究竟。

他走出房间门,打开大门,外面一片漆黑,他拿着手电筒照了照,并没有什么可疑地方,这时当他将手电筒照在隔壁陈伯家,看到的一幕差点没被吓死。

只见陈伯家门口站着两个矮人模模糊糊的,相貌看不清楚,但是都长着一双血红色大眼,手里拧着一条发紫的大铁链,手电筒的光照到它们,瞬间它们将眼睛移向我父亲。

这是凌晨1点多,谁看到这一幕都会吓得手脚发软,它们看着我父亲,貌似让我父亲回避,但是我父亲眼睛双脚麻痹,无法移动。

灵异鬼故事网公众号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