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树蛇

乡下的怪事好像特别多,自从我记事起,我所遇到的怪事多多少少也有三四件了。有些事随着时间的流逝已然模糊,但有些事,却越发清晰恐怖了。每当我想起来时,总要忍不住叹一声侥幸。

在我小时候住的那个村子里,有一株老柳树。那柳树就在我们村子口,树皮上坑坑洼洼,要两个成年人才能堪堪抱住。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看到那株柳树我就觉得身子凉飕飕的,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盯着我看。

在我六岁的那一年,我的老奶奶死了,一行人去出丧。那时候我们那乡下人对出丧这种事是很看重的,尸体要放在屋里三天,出丧的那天送葬的时候走的不能快,也不能太慢,每到一个路口还要向周围的人磕头表示谢意。一路上吹呜哇子的、敲锣的足足有十几人之多。作为直系亲属,我自然也免不了磕头示意,上亮点点走,回到家时却已经晚上八点了。

那时候我还小,对死这种事也是模模糊糊没什么害怕的。送葬完吃完饭,我便跟着我的两个小哥哥跑出去玩了。

我们三个在村子外疯跑了一阵感觉有些乏了,我哥便提议我们玩捉迷藏。因为在村外,四周并没有墙,我只好趴到了那棵老柳树上,闭着眼数起了数。可没等我数多少,,事情就不对劲了开来。

有滴水,滴到了我的脸上。

一滴,两滴....怎么会有水呢?天气预报没说要下雨啊!我有些纳闷的抬起了头,随后便呆住了;如墨的夜色中,有两盏绿色的灯笼在高高悬挂着,照亮了周围枯黄的树叶。那水好像就是从树上掉落的,我拿手一抹,满脸黏糊糊的,一股子腥味。

我已经记不清当时自己做了什么了,只是觉得自己双腿一紧,裤子就热了起来。我怕的大哭了起来,边哭边往家里跑。

我爸当时正跟几个叔伯喝酒,一听见我的哭声赶忙跑了过来,看见我裤子湿乎乎的还以为我掉进了河里,我妈拿了条裤子想给我换上,当着大家的面就想扒我的裤子。我死死的按住了她的手,说:“那颗老柳树上,有鬼!”

一听这话,我爸原本红醺醺的脸立马就变白了,按住我的胳膊问道:“你那两个哥哥呢?”

“还在村外。”

我爸领着我几个叔伯就走了,留下我跟我妈在家看着。我哭着哭着就睡着了。第二天一早我便被院子里的嘈杂声乱起来了,我晃了晃身旁的母亲,问道:“怎么了?”

我妈答了句:“你爸爸要去砍树呢!你哥昨晚也被吓到了。”一听这话我赶忙爬了起来,这么好玩的事我可不能错过。

我们一行人径直走到了村口,先是几个老头在那棵柳树前烧了纸,磕了磕头,随后两个年轻的小伙子便拿着锯驾到了树上。可奇怪的是,尽管锯了一段时间,那棵树却依旧巍然不动,连点碎末子都没掉下来。

这下子,大家的脸色都变了。

灵异鬼故事网公众号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