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头鬼

在古老的民间有很多的禁忌,像白蛇的传说,灵鸟的显灵。但是并不是所有的传说所有的禁忌都会被人铭记在心,时间总会冲淡一切,而恶性总会来临。

某处山村的边缘一座山坡上,这里离着村子很远,可以算得上是世外桃源了。这里住着一对夫妻,两人20几岁过着男耕女织的生活。

男子精壮,经常被女子称呼了阿牛,负责家里的耕种田地以及捕猎填补家用。女子貌美,经常被男子称呼为灵儿,负责家里的女织以及把家里的六只羊放牧。

两人的生活自给自足,家里的羊可以卖,包括男子捕猎回来的动物一样可以到村里买卖交换可以说日子过得幸福美满,直到有一天……

阿牛一如既往的在田里耕作完就带着弓箭去山里狩猎,有时候会带回来一只兔子有时候会带回来一只野鸡,反正没有空手而回的时候。今天也不例外。

阿牛走在山路上,茂密的丛林生活着应有尽有的动物,足够阿牛狩猎百年千万都用不完,原本每天往林子里走一会的功夫就会遇到猎物,但是今天寻找了许久,就在刚才原本以为捕捉到一直兔子的时候,却发现兔子已经死亡,兔子脖子被东西咬了一样,还残留着一丝血迹,阿牛看着四周,因为血迹刚干不久很有可能是只吸血的蝙蝠或者什么东西。

阿牛慢慢的走在林子间,而在前方不远处,阿牛看到一只野鸡,正翘着尾巴,脑袋埋在从木中似乎是在休息,阿牛搭弓拉箭,嗖的一声正中野鸡,只是奇怪的是野鸡并没有倒下,阿牛看着射中野鸡就跑了过去,但是他没有看到野鸡的脑袋好像刚回到脖子上,因为本应该嘴朝下的脑袋此时却是反着呆着,嘴朝上,就在阿牛跑过来看到的那一刻,脑袋咯吱转了回去,恢复了正常的状态。阿牛眨了眨眼,将野鸡提了起来“刚才是我看错了,它的脑袋好像…?”

正在阿牛琢磨的时候,野鸡的眼睛睁开了,脑袋旋转,飞速飞出正好撞击在阿牛的头部,一声鸡叫一声人叫,只见鸡头落回到身子上,阿牛却昏迷倒在地上。

不知过了多久,夜色渐渐变深,家里的灵儿在门口张望着,原本早该回来的爱人为什么此时还不回来。夜色中迷离的身影慢慢出现,朝着屋子走来,灵儿焦急的面庞流出笑容,笑容逐渐布满脸庞,自己的阿牛回来了。

“怎么回来这么晚”屋子内,灵儿摆放好饭菜问道。

“我也不知道,脑袋昏昏沉沉的,有可能是不小心撞到那里了,我醒来的时候身边就有这么一个东西”阿牛揉着自己的脑袋,将野鸡放在一旁。

“人家有守株待兔,你这是用头碰鸡,你们俩撞在一起了吧”灵儿笑着说道。

“哈哈,有可能是吧,要不怎么我醒来它就在我身边呢”阿牛也没多想,但是总觉得自己好像缺失了一些记忆,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灵异鬼故事网公众号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