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在夜里

在20世纪90年代,尽管高压电接入了村庄,许多人购买了电视,但大多数夜间娱乐活动仍然聚集在一起打麻将和扑克牌。王大胆的孩子刚出生,但他不喜欢和妻子呆在家里看孩子。他每天晚上都跑到村长的食堂。由于地势平坦,人流比较大,大多数人会在晚上无所事事的时候到村里娱乐。农场忙的时候人就少了。当人们忙于工作时,他们需要早点睡觉。当儿媳有孩子在家时,也有更少的人。

像王大胆这样的人很少不抱着刚出生的孩子几次,整天跑到麻将桌旁。慢慢地,谣言传了出来。据说王大胆没有理由总是跑到麻将桌旁。他妻子所生的孩子再也没有出来过。当一个月内要邀请村民吃饭时,他们没有邀请他们吃饭。这是村里的一大禁忌。如果一个父亲不请他吃饭,村里的人怎么会认识他的孩子呢。在这样一个封闭的村庄里,家庭观念仍然很沉重。王大胆这样做是为了让儿子将来抬不起头。

这天晚饭后,王大胆仍然把妻子留在家里,跑到麻将桌旁。他迟到了。那天很多人去了。麻将桌上坐着四个人,旁边站着许多“观众”。一个叫胡勇的人看见了王大胆,对他说:“王大胆来了……我今天没抱孩子……还是个孩子,不是你的?”王大胆的脸突然沉了下去。他跑出家门,避开孩子的话题。没想到,他还是不能。。。大家都停止打麻将,看着王大胆,好像他拿着金子。王大胆假装不明白他们的意思。他抓住离他最近的人,打电话给军队,把他扔到一边,坐在麻将桌上说,“来,打麻将……”他看着军队的牌,又吐了一口唾沫,说:“军队,你运气怎么样,这么差。”

军队在村子里是一个没有存在感的人。他三十多岁还是单身。他通常为死者抬棺材以换取一些生活费。每当他手头有足够的钱时,他就跑到麻将桌旁。有人说他是来看食堂的店主的。军队受到如此羞辱,怯生生地道歉。他说:“李大哥,你玩,你玩,你很幸运。”这听起来像是恭维。王大胆没有听到暗示的结束,开始打麻将。他摸了摸麻将牌,觉得有点热。也许他摸了很久,体温已经达到了。此外,光线很暗,他看不清楚。终于轮到王大胆打牌了。他已经准备好了一个红色的中间包。

他一握手就走了出去:“红……”王大胆还没说完,他就说不下去了。因为他看到他刚刚扔出的麻将牌不是他认为的红色,而是一个孩子的血淋淋的手指。。。这么瘦,这么嫩,这么小,他吓了一跳。他低头看着自己的麻将牌,原来是一排手指。。。他吓得从凳子上直接摔了下来,倒在地上,困惑的眼睛指着麻将桌,他们颤抖着说:“我儿子是来报复我的,一定是我儿子来报复我的……不是麻将牌,都是手指,是我儿子的手指!”我们仍然不知道他在说什么。最后,除了把他带回家,我们什么也做不了。在王大胆家门口,军队敲门说:“嫂子,三弟不知道怎么了,我们把他送回去了。”

王大胆的妻子立即开门。看到王大胆这样,她甚至哭了。几个大个子放下王大胆走了。他们只听到王大胆的妻子说了些“作恶”之类的话。第二天,王大胆疯了,他的媳妇居然生了一个“鬼胎”的消息传遍了全村。即使她出生了,她也不能哭也不能笑,只能吃。所以王大胆没有邀请村里的人吃饭。他担心其他人会知道并处理掉这个孩子。虽然是“鬼胎”,但很可能无法存活,影响家庭生活,始终是自己的孩子,媳妇在10月份才生下这样一个儿子。当然,她拒绝交出孩子。

灵异鬼故事网公众号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