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车场女鬼

潇潇刚从国外回来。为了证明自己的能力,她没有回家住,而是自己找到了一所房子,她的家庭条件非常好。她父母一开始坚决不让她住在外面。虽然是她自己买的房子,但由于社区环境一般,她的父母非常担心她的安全。

潇潇是个漂亮的女孩。她刚从国外独立自信地回来。这样一个女孩无疑很有魅力,当她的父母第一次把她送到这里时,他们对这个地方很不满意。父亲说:“哪里去了?环境太糟糕了。我不是让你回家了吗?女孩住在外面总是不安全的。”

母亲还说,“你父亲是对的。这里的条件太差了。你自己不要搞错了。”

肖说,“我已经长大了,必须照顾好自己。你不必担心。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

父母别无选择,只能让她留在这里。这孩子一向很有主见。除非有充分的理由,否则她不会改变自己的决定。在她的强烈要求下,她的父母回去了。她松了一口气,终于可以休息了。她睡得很香。她在国外时,条件并不比这里好。她这次回来主要是为了自己的事业。她不想成为某某的女儿,她想成为自己。

家里有一辆闲置的汽车,所以她直接开着。这辆车一般,她不在乎。她把全部精力投入到工作中。这一次,她必须向父母展示她的力量。她找到了一间办公室,每天都很忙。她每天回家都很晚。虽然她很累,但她觉得很饱。与那些舒适的日子相比,这样的日子使她感到安全。这就是她想要的生活。公司正在逐步走上正轨,但她的工作更加繁忙。随着越来越多的顾客,她有越来越多的事情要处理。

那天晚上,她发邮件后已经是深夜了。她不习惯住在办公室里。她习惯于每天回家,女孩子晚上回家真的不安全。然而,她自己开车回去。距离不远。只要她在路上小心,就不会有问题。她顺利地到了停车场。这里应该更安全。她没想太多,就拎着包走了下来。停车场的灯光很暗,她还是有点毛茸茸的。人们对压抑的环境总是有一些自然的不适感,前面的拐角就是她所在的大楼。她忍不住加快脚步,想早点回家。她已经很困了。她最近工作太多,身体受不了。突然,一双冰冷的手立刻捂住了她的嘴。她的头一片空白。她本能地抓住那只捂住嘴的手。它冰冷刺骨,像铁一样坚硬。如此糟糕的手感让她感觉到一阵头发。

然而,因为对方遮住了自己,她只能硬着头皮,拼命想把手拉开。这些手有很大的力量,就像机器人一样。她的头嗡嗡作响。不是一个机器人袭击了她自己。她绝望地摇摇头。这怎么可能?她不是在拍电影,她唯一想到的是她遇到了抢劫。她觉得这太不可思议了。强盗们现在这么勇敢吗?敢在这里公然抢劫。然而,偷钱不算什么。她可以把所有的钱都给他。她害怕的是对方会做些伤害自己的事。

她想求饶,但她的嘴被紧紧地捂住了。她不能发出任何声音。她焦急得满头大汗。她的生活才刚刚开始。就在这时,她嘴边的手突然松开了。她很惊讶,不知道对方会怎么做。她立刻转过头,身后一无所有。她太蠢了,脑袋像炸弹一样炸开了。他身后是一条通道。你什么都能看清楚。藏人在这样的地方是不可能的。此外,谁是如此无聊,不睡在午夜,取笑这里的人,她感到冷汗从她的身体出来,她的整个神经似乎被拉一只手。她只是清楚地感觉到对方的存在,她也抓住了那只冰冷的铁手。但现在我什么都没有了。一切似乎从未发生过,这怎么可能?不管你有多困惑,你都不会有这样的幻觉。即使是最愚蠢的人也知道她遇到了鬼。

想到这一点,她觉得周围的一切都变得奇怪了,她的腿不知不觉地变软了。她觉得自己站不住了。不知道鬼魂是什么的鬼魂不知道在哪里监视自己。她仔细地环顾四周,试图找出那个可怕的鬼魂,但什么也没找到。她脸上有冷刺痛的感觉。她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脸,发现手上满是血,她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恐惧,于是尖叫起来。她的声音在停车场回荡。她不知道自己的脸上发生了什么事,但她不必去想。突然,一阵冷风刮起。她忍不住转过头来。她身后站着一个穿着白衣服的鬼魂。她的头发散乱,脸色苍白,脸上布满了令人震惊的伤疤。

潇潇害怕地倒在地上。她从未见过如此可怕的场面。她觉得自己的心快要跳出来了。她不停地后退,生怕女鬼马上就冲上来。她的眼泪不停地掉下来,但她不敢发出声音。她惊恐地看着鬼魂。她也在看着自己。她的眼睛像猫在看老鼠。

灵异鬼故事网公众号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