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仙借东西

有一年,冢西刘堂村“馍馍刘”去世,家里人为发葬借家什犯了难。不料第二天黎明,见院中几十张桌椅板凳摆列齐全。问邻居皆说不知,仔细一看,桌上有一张纸条,上写:“顿首百拜刘公台前:前蒙舍食厚恩,今公升上界,特借与器物,以表寸心。用完送至堠堌西关呼家大楼可也。日后再用,只管头晚言明,翌日往取即可。呼俚佬叩首。”

原来,这刘老头开了一辈子馍馍坊,人送雅号“馍馍刘”。他卖的馍馍个大皮白,颇受欢迎。平日里行善积德,是个很有德行的乡巴佬。堠堌镇逢五排十的大集,刘老头集集必到,坐在街口吆喝:“大白馍馍哩!”这卖馍的营生,有时全部卖完,有时也剩下一些。下集推车路过冢子,便坐下小憩,抽袋旱烟。有几回见箩上被单微微一动,发现馍馍少了些个。这老头儿笃信神灵,心下不怒反倒暗喜,越发特意过此停留,积些善果,不想今日果能有报。

却说刘家丧葬完毕,即于当晚送还。送者至西关尚有二里地,即见一高墙大院,灯火通明,门楼上匾题“呼家大楼”。到了门口,便有众家丁接入。辞归出来,忽一人绊倒在地,众人近前搀起,顿觉眼前漆黑。回首望时,楼舍已不复见。唯见满天星斗,月牙儿西坠,视之竟是冢子南面斜坡处。众人惊恐,暗知遇着了狐狸精,也不敢声张,心中“呼呼”直跳,头发梢儿直竖,一步一跌回到村里。后来,刘堂和附近村的人家过事,照呼仙所嘱果能借到桌椅。

不想后来村里出了个败家子儿叫“饿迷”的,吃喝嫖赌十几岁便把家产破败得精光,气死了爹,逼嫁了娘。饿迷平时居无常所,食无饱餐,就干起那偷鸡摸狗的勾当来,或者到大集上掏包、乞食。见着呼仙义借,便生出一条诡计来。

逢集头天晚上,饿迷也到冢前烧了纸香,求借桌椅。次日黎明果见几十张桌椅摆列一旁。便吆喝同来的痞癞如数搬到集市上,洋洋自得地高声叫卖起来。人们见这么多家具油光漆亮,都是上乘物品,均知非这饿迷所有,怕购之涉嫌,尽管价格便宜,却不敢购买。

灵异鬼故事网公众号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