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郭子刚跟许多多是在上个月表白的。

那天,他们两个手拉手像是穿着校服偷偷摸摸的中学生一样,在小河边一起傻兮兮的抬头看着月亮,小河里飘着各种白色的垃圾袋,捏扁的可乐罐,烂树叶,微风吹来还伴着阵阵浓郁的臭味,但是这丝毫不会影响两个人的兴致。

郭子刚扭了扭身子,调整了一下姿势,松开许多多的手,进而把她搂在怀里,他说,“许多多,我们爱你!”

许多多愣了一下,随意明白了他的意思,“我也爱你。”

就这样他们两个正是确立了恋爱关系。

许多多长得很漂亮,在她过去25年的岁月里经历了无数次表白,从幼儿园就有拖着鼻涕的臭小孩,故作深沉的摸着她红扑扑的小脸蛋,豪情万丈的说,“许多多,你长大了给我当媳妇吧!”

许多多一转头,甩掉男孩的手,“那我有什么好处?”

男孩吸溜了一下鼻涕,又抿了抿嘴,露出两个可爱的酒窝,不假思索地答道,“给我当媳妇还不是好处啊!”

“切!谁稀罕!”

“那每天我都给你一颗大白兔奶糖!怎么样?”

许多多垂下眼,考虑了一下,然后伸出两根手指头,“两颗!”

男孩笑了,“成交!”

成为郭子刚的女朋友之后,许多多依然会想起22年前那个三岁男孩的承诺,她明白那种大白兔奶糖似的甜蜜爱情,永远不会跟她有所交集了。

她并不爱郭子刚,谁会喜欢一个精神不大正常的人呢!

2

如果你根郭子刚聊天,就会发现他有一个让人毛骨悚然的习惯,明明就你和他两个人聊天,他却总把应该说“我”的地方,说成“我们。”

比如,“哎,最近可能吃坏东西了,我们总是不停的上厕所。去医院打针,那个小护士肯定是个新手,给我们扎了三针才扎上……”

关于这一点,其实许多多第一次跟郭子刚说话的时候她就发现了。

那天,许多多穿着黑色的紧身运动服,在楼下观察了两个小时,确定了目标。她隐藏在监控和路灯的死角,然后敏捷的攀上水管,几下就到了三楼,水管旁边的这家,窗户开了个小缝,房间里一直黑漆漆,经过观察和多年经验判断,主人肯定不在家,于是她一只手攀着水管,另一只手推开了窗子,然后一个利落的翻身,进了房间。

随即,愣住了。

房间里有人,不但有人还就站在自己面前,直挺挺的,小区路灯发出隐隐的光,从外面射进来,许多多发现,他是个男人,背对着自己,他就像没有发现房间里的许多多一样,头也没有回,专心致志拿着一件白衬衫,想往自己身上套……

许多多闻到了浓重的血腥味儿,她的心瞬间抽紧,一步一步倒退回窗口,然后仔细的观察周围的地板,没有发现尸体之类的东西。

男人穿衣服的样子有些怪异,衣服穿得很费劲,半天才只套上一只袖子,许多多此时发现一个问题,明明穿的是白衬衫,为什么套在他胳膊上的袖子变成红色了……全部套在身上之后,他身上的白衬衫已经完全变成红色……

许多多吸了吸鼻子,血腥味越来越浓,她想到了些东西……恐怖的感觉像是有一只冰冷手从她的嘴里伸进去,要把她的心脏掏出来,她的腿已经失去了知觉。

“咔哒!”

房间瞬间亮了起来,一个戴着金边眼镜,穿着白衬衫的男人,一只手放在门口墙壁的开关上,错愕的看着神魂未定的许多多。

“你是谁?”男人惊讶地问。

“……”许多多满头冷汗,身体微微颤抖着,房间里那个背对自己的男人居然不见了。

“你怎么了?”可能发现是个女孩,所以男人警戒的表情放松下来。

灵异鬼故事网公众号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