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生

朋友,一个完美的你和一个平凡的你,你,会选择哪一个呢?

【一初见】

泊船将一只宠物小鸡放进掌心,握紧,一点一点用力。

小鸡染成绿色的绒毛被揉得有些凌乱,浅黄色的小嘴无力地一张一合,像是濒死的鱼儿从水里拼命汲取着最后一点养分。幼嫩的生命太过弱小,小鸡还没有来得及呻吟就已经咽气。

泊船皱着眉头将小鸡软得像棉花一样的尸体扔进垃圾筒,然后用香皂一遍一遍地洗手。不是说鸟类的骨骼是空心的吗?可是为什么这样用力捏下去,却听不到骨骼碎裂的声音呢?

”因为你还没有更用力啊!看到它断气了,就没有再继续捏下去。”

泊船猛的抬起头,镜子里,除了她自己,还映出了一个和她一样年纪的女生。黑色的长发没有扎成马尾,只是用一根雪白的发卡别了起来。发卡上硕大的蝴蝶结,显示着小女生的娇媚可爱。淡蓝色的公主裙,繁复却华丽。足上是一双雪白的芭蕾舞鞋。舞鞋上的丝带精心的包裹着小腿,像是童话里才有的装束。她的手里,轻轻的环着一只大大的米色玩具熊。

没有人,身后没有人。泊船看着背后狭小却空荡的房间,沾着水雾的雪白瓷砖反射着刺眼的光芒。

”不用找了哦,泊船,你是找不到我的。就当我是镜子里的女生吧。”镜子里的小女生笑了笑,眉眼间透着淡淡的邪恶气息。

泊船倒吸了口凉气:”你是谁?”

”你看,我像谁呢?”

是啊,她像谁呢?泊船看着镜子里的女孩,越发的觉得眼熟。清秀的眉眼,透着小小的婴儿肥。不得不说,她看上去那般像来自童话里的公主。在泊船的生活里,哪里有这一号人物呢?泊船摇头,镜子里的泊船也摇头,镜子里的她却笑靥如花。

”泊船,再好好看看吧。你会知道的。”镜子里的她如银铃似的笑了,声音清脆好听。

下一瞬间,紧盯着镜子的泊船,仿佛看到,镜子里的她渐渐走近了,近了。来到她的跟前,来到镜子里的泊船跟前。然后,镜子里的小女生,和镜子里的泊船的身影,在某一瞬间,完美地重合。

只是,她的头发很黑很顺,剪成刘海很整齐,不像泊船的头发像棵干枯的树;只是,她的皮肤很好很白皙,吹弹可破,不像泊船脸上爬着星星点点的青春痘;只是,她的眼睛略略上挑,有了点丹凤眼的味道,不像泊船的眼睛虽明亮却很普通;只是,她的眼眸是明镜一样的水蓝色,不像泊船是平平无奇的深棕色;只是,只是在泊船那微塌的鼻梁的位置,她却生着一个小巧玲珑的俏女鼻……

泊船心里”咯噔”一下,一种莫名的不祥盘憩在心头,让她隐隐有了一份丝丝缕缕的不安。若真要说镜子里的人像谁,那么泊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说出一个答案:泊船升级版。

她和她如此相似,却不知比她完美了多少倍。泊船其实亦是很优秀的女生,还算不错的面容和傲人的成绩,在平日里无一不是她优秀的见证。只是在镜子里的”泊船升级版”面前,泊船只剩下了相形见绌的羞愧--尽管这似乎并没有什么好羞愧的。

”你一定猜到我像谁了吧?我可是感觉得到你的心哦。”镜子里的女生咯咯地笑了,说道,”你可以叫我'舒琦'。以后的日子里,你大可以慢慢了解我的呢。我,将陪着你,走完这一生,决不轻易离开哦。”

舒琦顿了顿:”今天来,我是想要告诉你,其实只要用力,它的骨骼就会发出声音的哦……泊船,只需要狠一点呢……”她拿着那只被泊船扔进垃圾筒的绿色小鸡,放入掌心,慢慢用力。泊船听到空气里有”咯吱”的声响弥漫开来,像夜晚的狼外婆啃着孩子的手指,一寸寸碎裂,咀嚼,享受着一个人的唇齿留香。

然后,她就不见了。那个美丽的身影自镜子里渐渐淡去,淡的像薄烟,一眨眼,就碎在了空气里。泊船痴痴地看着这只剩她一个人影的镜子,缓缓转身走向陽台上那一方不大的纸箱。纸箱里,失去了同伴的另一只黄色小鸡,正孤独地啄着箱底的米粒。

泊船饶有兴趣地将它捧进手心。”咯吱、咯吱……”泊船听着空气里细细的声响,嘴角,笑意微微绽放。

灵异鬼故事网公众号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