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顺序

像我这样的小职员,做的最多的梦就是──天上掉馅饼。

李方说,其实不如直接掉钱得了,因为我忙着钓钻石王老五,没那个功夫去用馅饼换钱。

有时候,这些对话会被于簌簌听见。她会故意板着脸,走到我们面前放下一叠文件:“李方,小V,天上只会掉报表!”

话音落,我们三人“扑哧”笑出来,一如两年前,我们三人同窗共读,亲密无间。

可现实是,真的有东西从天而降了,是钱。

周一是七天中人最困顿的一天,但鄂梅的快递却不亚于一剂猛料,因为她寄来的是三张银行卡。

我撕开包裹,怔怔地看着里面那张薄薄的黑色卡片。坐在对面的李方和于簌簌,异口同声地问我:“你的也是银行卡?”

我紧张地点了点头,将信封里的卡片放在桌上。

三张黑色银行卡端端正正地躺在我们面前,卡身上19个凸起的金色数字有些晃眼。

鄂梅和我们三人,是大学同学兼室友的关系,只是毕业之后大家就没有和她联系过,她怎么会突然给我们快递银行卡?

正不知所措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来电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我按下接听键,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传来:“第一个,今天的报纸,第五版。”

“你是谁?”我忙问,但那个男人迅速挂断了电话。

我疑虑重重地打开电脑,搜索今天的电子报纸,点开第五版,我顿时惊出一身冷汗。

鄂梅死了。

第五版刊登着一则鄂梅的死讯,她在五天前的凌晨,被人杀死在一处豪宅里。报道上还说,这个案子很是轰动,警察在现场调查很久,却没有找到蛛丝马迹,所以才会刊登出来,希望有人能够提供线索。

三个人面面相觑。

上忽然有消息提示,一个陌生的号码发来了一张图片。

我好奇地点了接收,却发现那竟是一张凶案图片。

图片上的鄂梅背身倒在波斯地毯上,满是鲜血的右手臂落在一幅西藏唐卡上,上面有歪歪扭扭的四个血色字母:ELYV。

第一个尖叫出来的是于簌簌。她把银行卡死命地抛得老远,仿佛那是一块烙铁。一旁的李方手一抖,银行卡从指缝中落到地毯上。

“竟然是特定时间送的快递!”于簌簌看了一眼快递信封,将信封揉成一团狠狠地丢进了垃圾桶,“死人的卡,鄂梅在和我们开玩笑吗?”

死人的卡,谁不忌讳呢?

可我不这么觉得。

土气又迟钝的鄂梅,她怎么会给我们开这样一个国际玩笑。她是被杀的,也肯定预料到自己的死亡,所以提前将自己的钱托付给我们。

一定是这样。

而那个神秘的陌生男人,很有可能是凶手。

我心里一寒,但立即打算好了一切。如果我真的能破解银行卡,首先会把钱带走,躲得远远的,那个男人根本构不成任何威胁。

我故作嫌恶地将三张银行卡都丢入了垃圾桶,重重地合上桶盖,拍拍手说:“好了好了,现在什么事都没有了!”

灵异鬼故事网公众号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