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车事件

“师父,我好冷。”肖琳在路边发抖。谁叫你不要欢呼的。肖琳转过头,踢了一下路边的一辆车。“操,这辆破车。”好了,别骂街了,坐公共汽车回去。这样我就把肖琳的耳朵扭到了公共汽车站台上。

公交车事件

幸运的是,这里的站台不太远,这里有一个。因为这个地方到处都是旧城,这个站台有点老派。我们在这里等了几十年。一辆旧公共汽车从远处开来。“大师,看,有一辆车,”肖琳把脚踩直了。

我抬起头,皱着眉头说:“你真的想坐吗?”

肖琳说了几句莫名其妙的话:“怎么了,师父,你不能开这辆车吗?”

我看着肖琳笑了。没什么。“我可以坐下来。”靠近我。别跟我说话。

肖琳像个傻瓜一样看着我,奇怪地挠着头。这时公共汽车到了,我站起来上车,肖琳也跟着我。

你好,师父。我向司机问好。师父也象征性地向我问好。我从车里看了看,虽然整辆车都很小,但车还是干净的。因为这是一辆夜车,只有一个留着长发、披着披肩、穿着白色裙子的女孩。我看了一眼女孩,她站起来,走到后面的座位上,而我坐在司机旁边。

肖琳坐在我旁边。“哦,师父,你很专横。人们(指女孩)害怕你,”肖琳带着坏的微笑说。

你可以小心点,你是阴性的。“带着这个,我看着”女孩。

肖琳又在想:“师父,你什么意思,别吓我?”

“你自己体验一下吧”,我说我把手机给了肖琳。

肖琳拿起手机,看了一条我为他打开的新闻。“12月5日,老城夜班208号的司机意外地死在车里。死者王建明36岁。

肖琳吞下了他的唾液。师父,今天几号?

我用调情的句子回答:“12月6日,怎么了?”

肖琳听到后,更紧张地抓住我,轻声问司机:“老大哥,你叫什么名字?”

“哦,我叫王建明。”司机说。

听到这肖琳显然有些坐不住了。“师傅,要不咱们下去吧”肖琳的声音已经有些颤抖了。

“哦,怎么。这荒郊野岭的,我可不想跑回去,要不你下去”我有些调戏的问道。

“嗯嗯,我不去,我还是和师傅在一起好”肖琳一听要让他自己下去,那头摇的。

而此时我能感受到公交车在往西走,“师傅,你走错了吧,往西可不对吧”。

“没有,我跑了这么多年,错不了”司机说。

我看了一眼司机没有说话,对肖琳说“等下,不要喊叫,看戏就成”。肖琳很是疑惑,但听到我说的话,很是信任的点了点头。

不知过了多久……公交车停在了一个十字路口,“肖琳,醒醒,看戏了”。这时公交车门开了,司机下了下去,过了没五分钟司机表情惊恐的回来了,擦了一把汗,又把车门关上,一脚油门又走了。“师傅,他在干嘛呢?”。

“这应该是司机在重复死时的情境,看来这事不简单啊”。我边说边走向后排那个“女孩”。“是你吧,说说吧什么情况”。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