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上狐狸精

床上狐狸精

白狐现身做媒人

长白山脚下的两半山屯,有个小伙叫木铁,自小案母双亡,靠吃百家饭长大。

这一年秋天,木铁在长白山深处挖到一棵上百年的野山参。这百年老山参,可遇不可求,至少能卖一百两银子。山货店老板看木铁不懂行情,只给了他十两银子,外加一张白狐狸皮。

木铁一辈子都没见过十两银子,何况还可得一张油光水滑的狐狸皮,就喜滋滋地答应了。

木铁把白狐狸皮铺在炕上当褥子。野生的狐狸皮真是个宝,数九寒天,火炕不用烧多少柴火,睡在狐狸皮褥子上热得直出汗。

这天半夜,木铁感到浑身燥一热,怎么也睡不着,喝了一瓢凉水也没能让身一体凉下来,迷迷糊糊地开始想起女人来。就脱掉身上仅有的短裤,趴在狐狸皮上,用手抚一摸一着狐狸光滑柔软的皮一毛一,就像是在一爱一抚他心仪已久的女人,渐渐地,木铁沉浸在和女人交合的快一感中。高一潮过后,木铁的头脑开始恢复冷静。他为自己刚才的行为感到脸红。幸好就自己一个人,否则不让人笑话死!

这时,传来一个娇滴滴的女人的声音:“公子,想媳妇了吧?”“谁?”木铁吃惊不小,自己家怎么会有女人出现?很少有人到自己家,更何况是在半夜三更。木铁一骨碌爬起来,穿上裤子,点着灯,四处寻找。“公子,我在你床上呢!”

木铁往床上一看,他的被子凌一乱地摊在炕梢,狐狸皮褥子上压着枕头,哪有人啊?

“公子,我是你身下的白狐。”

“白狐?你……你怎么说话了?”

木铁惊恐地问。

“方才得到公子纯一陽精一华的滋养,使我恢复了部分法力,特现身对恩公道谢!”

“你说的是真的?”木铁红着脸,问,“你是有法力的狐狸,怎么会落得如此下场?”

白狐说:“我被一个道士布下的阵法所伤,逃到深山老林中,就在我运功疗伤的关键时刻,一个猎人将我捕获,他剥了我的皮,卖给了山货店。我的魂魄本应该进入下一个轮回继续投胎,可我有一桩人情债未了,故魂魄依附在皮囊之上,希望有朝一日能遇到有缘人,帮我实现夙愿。”

木铁见白狐的话说得恳切,便相信了。他问白狐:“我能帮你做什么呢?”

白狐说:“现在,当务之急是把你的媳妇娶回来。五十里外的方家庄,有个方老员外,有个小女儿叫方晓娇。只要公子听从我的安排,不日就可迎娶方晓娇上门。”

木铁一听说能娶到漂亮的媳妇自然高兴,满口答应。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