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雀袍

洪武二十九年十一月,宋大将军府一片肃然,宋夫人坐卧不安地等待着被突然召进宫的宋谦。

就在昨天,宋夫人还劝丈夫:“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你不要以为你是开国老臣就能保平安,那些被诛九族的臣子哪个不是功名显赫?”种金子的老汉

宋谦不以为然地说:“你这是妇人之见,皇上杀的那些都是有反心的人,像我这样忠心不二的臣子,皇上怎么会加害?”没想到第二天一早,宫里就传诏下来,让抱病多日在家休养的宋谦即刻进宫。

直到掌灯时分,外面热闹起来,原来是大将军回府了,只见宋谦满面喜色地闯了进来:“夫人,大喜!皇上是记起下月初七是我的寿辰,要来府上盘桓一日,这可是皇恩浩荡。”

宋夫人闻言未语,若有所思,宋谦却喜不自胜,得意之色溢于言表。就在这时,后院传来喊声:“有贼”,宋谦闻声回身冲了出去,只见一个黑影正向院外疾跑。宋谦顾不得许多,抬手一扬,打出几颗他的独门暗器透骨钉,那人应声倒地。

宋谦上前,低头查看,只见那人仰面躺着,已经气绝身亡,怀里抱着的锦盒滚到一边。这时宋夫人也赶到了,看到锦盒中的滚落之物,不觉惊叫出声,那不正是洪武皇帝亲赐给宋谦的百雀锦袍吗?这锦袍是由绣工花数年的工夫一精一绣而成,上面一百只黄雀形态各异,栩栩如生。当年洪武皇帝披这件袍子亲迎凯旋的宋谦,并当着众文武百官的面将其从自己身上解下,披在他宋谦的身上。

宋谦与夫人抖开锦袍,赫然发现锦袍上多了几个洞,想来是刚才宋谦用力太猛,透骨钉冲出那人身一体打入锦盒所致,宋谦见此情景,顿足叹道:“宋门休矣,损坏圣物只怕要诛九族了!”话音未落,忽见又一黑影冲向院墙,看功力这人犹在死去那人之上,宋谦刚要追赶,宋夫人拉住他:“让他回去报信吧,可保宋宅二十日平安。”

宋谦还想再问,宋夫人使了个眼色,两人回到内室后,宋夫人这才说道:“今日之事很是蹊跷,先是圣上要来宋府,接着有人来盗百雀袍,看来是有人想加害宋家。宋府上下百十口人命在旦夕,只怕那扶老拖幼上刑场的惨状要重演了。”宋谦急道:“那夫人为什么不让我把刚才那人杀掉?”

宋夫人摇头道:“不放他走,自会再来人盗袍,宋府再无宁日。他既亲眼见圣物已毁,自会回去报信,那害您之人只怕正在得意。将军您想,现在百雀袍上破了几处,明眼人一看就知是您的暗器所损,只怕您在皇上面前百口莫辩。也罢,这二十日不会再有人光顾宋府,我们也早做准备罢。”

从那日起,宋夫人推说有病,再不见客,只和贴身丫环搬到后院调养,饮食都由专人送到门口。宋谦听从夫人的安排,日日照常上朝,可是眉间总是愁云紧锁,夫人虽然说凡事由她调度,可没交给他实底,总是不放心。宋谦暗中观察,有几个亲近的家人不知被派去何处,失踪几天又回来,转眼又不见人了。

很快二十天过去了,宋谦的寿诞将至,这日他刚进后院门,就听丫环哭成一片,冲进屋一看,宋夫人面色苍白倒在地上,宋谦忙上前扶起,宋夫人吃力地睁开眼睛说:“锦袍我织补好了,明黄线是宫里才有的,只能用普通黄线应付一下,这百雀袍只能在暗处看,以后的事老爷就自己多费心思吧……”说完又昏了过去。宋谦忙命人去请郎中,看一爱一妻形容憔悴,不禁悲从中来,恨不得把那件锦袍撕个粉碎,可是转念一想,夫人这样殚一精一竭虑,也是为了宋家上下老小百人的一性一命,自己无论如何要保全她的这份心。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