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包拯唱戏惩凶

清朝咸丰年间,海曲县城关镇有一个名叫“民乐”的京剧一团一,经常到各个村为老百姓演出。老百姓白天都忙着干活,所以他们就把演出时间定在晚上。每到夜色四合之际,戏班里打杂的就会带上一面铜锣,在村里四处走动,一边敲锣一边喊道:“老少爷们儿,民乐剧一团一在村前打麦场演出,还请大家前去捧场!”老百姓吃罢晚饭,夹着个小马扎从四面八方赶到村前打麦场,那架势只有重大节日盛典才会有。假包拯唱戏惩凶

这年元宵之夜,民乐剧一团一到了海曲镇的刘官庄,在村前打麦场扎下剧台,安好十几只风灯,将整个打麦场照得亮如白昼,一番锣鼓宣传,百姓纷纷聚来之后,大戏就开始了。

这天上演的正是老百姓最喜欢的京剧《铡美案》。台上那包拯身着官服,头戴官帽,眉宇间的月牙宛若一弯新月,黑黢黢的脸色透着无限威严。大戏正在上演,喊冤叫屈的秦香莲在后台换好戏服正准备上场,突然从台下匍匐着走上一人,披散着头发,衣衫不整,她来到台上,“扑通”一下跪在包拯面前:“青天大老爷,冤枉啊,请为民女做主!”

戏台上饰演包拯的相五爷见前来的不是演员秦香莲,一时有些乱了阵脚,不知如何应对。还未待他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真的秦香莲的扮演者也上了台。

相五爷见半路杀出个假李逵,本想把她轰下台去,可又苦于没有合适的台词和办法,只好死马当作活马医,硬着头皮把这场戏应付下去。他稍微稳定了一下情绪,把头上的官帽一扶,长袖一抻一甩,缓缓地对演员秦香莲道:“民女秦香莲,今天还有一民女喊冤,要有个先来后到,请你暂先退一旁等候,待此案审完再传于你。”

演员秦香莲也没有见过这种局面,心里纳闷:今晚这又是唱的哪一出?只好听命于包大人,规规矩矩立于一旁静候。

包大人端坐于公堂之上,问道:“堂下之人姓甚名谁?有何冤屈?从实招来。”

那女人便断断续续地痛诉了她的冤情——原来,她是村上的刘王氏,男人常年生病,家里日子全靠她支撑。她有一女15岁,在田间劳作时被村里的无赖邝秃子糟蹋了,又羞又恨,跳井自尽。刘王氏咽不下这口气,讨着饭前去县衙喊冤叫屈,可因邝秃子的舅舅在县衙里当师爷,与县官关系甚好,花了些银子,反倒以证据不足、栽赃诬陷为由把她轰出了县衙。这件事村里人尽皆知,对无恶不作的邝秃子早就恨之入骨,只是害怕他在县衙当师爷的舅舅施展权术,都敢怒而不敢言。

相五爷听罢也搞明白了原委,渐渐融入“剧情”,找到了把这场戏演下去的感觉和信心,便借题发挥,唤出衙役,抛出签子,命速速前去捉拿案犯。此时,邝秃子正坐在台下看戏,嘴中还哼着小调,根本就没把这几个穷演戏的看在眼里,没想到衙役真的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二话不说就逮住他往台上扯。邝秃子这才把脸一撸一下来,喝问道:“你们是活够了,胆敢无理取闹!你们不知道我的舅舅在县衙里吗?”

“我们只是当差的,是奉了包大人的命,有事你跟包大人说去。”

“说什么说?滚开!”邝秃子盛气凌人。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