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女松小翠

锄板儿是个没爹没一娘一的苦孩子,打七八岁时起,就自己养活自己,靠给人家放猪放牛混口饭吃。小小年纪,人没有牛腿高,见天跟在牛屁一股后头撅撅地跑,哪个看了哪个摇头叹气,这孩子真是太可怜啦。妖女松小翠

锄板儿别看人小,道眼儿可不少,老牛叫他支使得乖乖的,他从不打牛,牛也不吃庄稼,闲得无聊时,一只小松鼠引起了他的注意。这小松鼠非常讨人喜一爱一,在树间灵活地跳跃,找到野果子,两只小前爪捧起。后腿像人那样站立,朝锄板儿看了又看。锄板儿被逗笑了,“吃你的吧,别害羞。”时间久了,锄板儿发现他到哪里放牛,小松鼠就跟到哪里。

这一天,锄板儿又傻傻地看松鼠玩耍,突然瞥见旁边一棵树枝上伏着一只大野猫,双眼直盯着松鼠,他大喝一声,边弯腰抓起一块石头,那松鼠得到提醒,灵巧地往一边躲避,可还是迟了一步,被那野猫咬住了一条后腿。说时迟。那时快,锄板儿手中的石头飞了过去,正砸在野猫的头上,那家伙“呜”了一声,逃得无影无踪。锄板儿再看,那小松鼠边舔伤口,边不时地抬头望他,像是挺感激的样子。第二天,小松鼠不见,锄板儿想,小家伙是不是伤重死去了呢?伤心了许多日子,这事也就淡忘了。

锄板儿渐渐长大了,出息得白净聪明。他干活的东家没有后代,好大的一份家业无人继承,东家就相中了这小子,托人商量商量,把锄板过继当了儿子。

当上少爷,义父请来先生教他读书识字,锄板儿交上好运气啦。他天分好,念书就跟吃似的,没过半年,先生就教不了啦,另换一个,远远近近的先生换遍了,锄板儿也长大成一人了。过继爹说:“咱这书可不能白念,你说咱家缺什么,不就差个有功名的?京城里正值科考之年,我儿敢不敢去争口气回来?”锄板儿道:“我听爹的。”

老财主就给他备上高头大马,带足银钱,又带上一个书童,骑匹骡子陪伴少爷,主仆二人往京城走去。

出门奔前程,免不得白天淌汗夜里住店。主仆俩走出半月,眼瞅到了山海关,远近都是高山峻岭,主仆俩边走边玩景色。正走着,突然间从树梢上伸过来一只大手,把书童连人加骡子一把薅了去,锄板儿座下马可受了惊吓,咴咴叫着一阵狂奔乱跑,锄板儿吓得趴在马背上动也不敢动。跑进一条山涧,那马四蹄腾空,把主人甩下尘埃,它却头也不回地跑啦!

丢一了书童,这又丢掉坐骑、盘缠,锄板儿初次出门,半点主意也没有:这是什么地方?离人家住户多远都不知道。这工夫天已大黑,四周狼虫虎豹一齐吼叫,吓得他深一脚浅一脚地直往山下摸。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