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刺客

北宋末年,汴梁城有一家叫做“聚德斋”的酒楼,因为掌柜朱老六经营有方,在京城很有名声,是达官贵人经常聚会的地方。这天,聚德斋来了位衣着华丽的少年,要了个包间,点了店里最贵的酒菜,说是有几位朋友要来。京城刺客

可菜都上齐了,却迟迟不见客人来。这位公子等得不耐烦了,把一桌子酒菜风卷残云般吃了个一精一光,然后对店小二说:“叫你们掌柜的来一下。”

店小二马上叫来朱老六,这位公子拿出一颗珠子,对朱老六说:“我今天被朋友耍了,他们说好请客,叫我先来点菜,这些人却不来了,我身上没带足银子,想先将这颗珠子放你这儿押着,明天再拿银子赎回。你看可好?”

朱老六接过珠子,细细一看,便知道它不是一般人能有的,就说:“行,我这就给你开一张字据。”

公子一挥手,说:“字据就不用了,我信得过你。”

朱老六客客气气将这位公子送到酒楼门口,回来一经过大厅时,两个正在吃饭的大汉看到他手中的珠子,顿时脸色一变,站了起来,说:“掌柜的,你手中的珠子可是罕见的宝贝啊!”

朱老六笑道:“这是刚才那位公子忘了饭钱,押在我这的。”

“那公子呢?”

朱老六说:“刚走出去呢!”

一个大汉突然拔一出刀,架在朱老六的脖子上,叫道:“三天前,皇宫里丢失了一批珍宝,其中便有这颗珠子,走,跟我们去衙门一趟!”

正在吃饭的客人听见这边吵嚷,全都围了过来。一个大汉掏出写着“尚书府”字样的腰牌,朝着众人一晃,众人一看,马上一声不响,全都回到了座位。

朱老六大声喊冤,两个大汉不由分说,拿绳子将他套了,把他带到了尚书府,将他锁在一间房子里,说:“等大人回来了,自会审你!”

朱老六想逃也逃不了,只得乖乖呆在房里,可整整两天没人理他,一直呆到第三天,才进来一名大汉,对朱老六说:“我们已经抓到盗窃皇宫珍宝的人了,果然与你无关,你可以走了。”

朱老六心里窝着气,又不敢在尚书府撒野,一声不吭,回到了聚德斋。

第二天,城东布庄的吴掌柜来到聚德斋,朱老六放下手头的事,将吴掌柜带到一间雅座,亲自陪着喝酒。吴掌柜喝了两杯,就问:“听说你被叫到尚书府去了?”

朱老六说:“是呀,真不知撞了什么霉运,无缘无故把我抓去,关了两天,又莫名其妙地放出来。”

吴掌柜奇怪了:“问都没问一句,就放你回来了?”

朱老六摇摇头,说:“关了我三天,除了送吃的,没人来问我一句话。”

吴掌柜盯了朱老六一眼,说:“皇宫里失窃,怎么会是尚书府的人来破案呢?”说完,就冲朱老六作了一个揖,走了。

第二天上午,朱老六正在店里忙着,突然听到两位客人在说:“城东布庄的吴掌柜昨夜被人杀死了。”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