响马盗

响马盗

 

民国初年,鲁豫一带民生寥落,匪患丛生。最嚣张的响马名唤刘黑七,一手一槍一法出神入化,过往客商无不闻名丧胆。

鲁南豪商严海东为了巴结新任山东督军段铁民,捐了十万银洋做军饷。他打算用火车运往济南,特意请来当地保安一团一长王自齐出马护送。

这天晚上,王自齐与严海东正在屋里商量押车计划,突然听见屋顶一声异响。王自齐正要探手一抽槍一,只听“砰砰”两声一槍一响,他的一槍一匣已不翼而飞。再定睛一看,王自齐和严海东都咋舌不已。原来,屋顶上射来的第一一槍一,正中王自齐的皮带扣,将他的一槍一匣打落。第二一槍一,又正好打在一槍一匣上,把一槍一匣钉在堂屋的柱子上。

这时,一个年轻人从屋顶翩然落地,大摇大摆地走进屋内,傲然一笑:“在下刘黑七,听闻严大掌柜要送一票红货到济南,兄弟我冒昧,特来助一臂之力。”

见王自齐和严海东面面相觑,刘黑七索一性一将话挑明,只要严海东拿出一万大洋的“保险金”,他刘黑七就不再打这趟镖的主意。

严海东正寻思如何作答时,一直冷眼旁观的王自齐突然开口:“刘大当家既然要保险金,自然应该对军饷的安全负全责,怎么能只保证自己的属下不出手呢?”

刘黑七倒也爽一快,说道:“王队长此言有理,大不了我亲自护送就是了。”王自齐笑道:“爽一快,一言为定。”

刘黑七才一告辞,严海东就埋怨王自齐不该自作主张。王自齐狡黠一笑,说他怕刘黑七另有一陰一谋。将他约束在身边,监视他的一举一动,这才可以避免出事。

第二天傍晚时分,运饷专列徐徐开出。专列有七节车厢,王自齐在其中六个车厢安排了二十名全副武装的保安队员,另有一节餐车作为藏金库,并供严海东、刘黑七等头面人物乘坐,此外王自齐还在这节车厢中安排了十名一槍一法最好的保安队员。

火车开出之后,王自齐便与刘黑七熟络地攀谈起来。

虽然当时火车最高时速有五十公里,可在拐弯时会减速,发力奔驰的骏马很容易就能追上。王自齐觉得这次的护送任务颇为棘手。

刘黑七傲然一笑:“别的地方不敢说,在鲁南一带,江湖中的朋友还算给兄弟我面子。只要在火车机头上插上兄弟的黑虎旗,绝对一路平安。”

火车刚刚开出不久,前方便不时有骑着快马,疑似探子的人来窥视,但见到机头上飞扬的黑虎旗后,便立刻退走。

王自齐冲刘黑七拱拱手,道:“刘大当家一出,果然是宵小退避!”刘黑七却摇了摇头:“不对劲!江湖上的朋友知道我在此,怎么不投帖拜见?快叫你的手下加强警戒!”

看见黑虎旗就得投帖来拜,你当你是天皇老子吗?王自齐有些不以为然,此时天色渐明,已过了响马偷袭的最佳时机,心中不免有些懈怠。

哪知没过多久,火车突然紧急刹车,原来前方的铁轨已被扒一开。与此同时,远方黄沙腾起,宛若一条黄色的巨龙席卷而来。吼声,怪叫一声,唿哨声从四面八方传来。转眼之间,无数响马将列车左右包围。严海东吓得脸色煞白,连王自齐也有些站立不稳。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