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环蛇

大巴山、草海一带自古多蛇,有白蛇、青蛇、菜花蛇,竹叶青,七步蛇等等,不一而足。《山海经》裁:“西南有巴国,有黑蛇,青首,食象。”言蛇能吞象,不免夸大,然巴山中蛇多,却是事实。但象青蛇、菜花蛇等无毒蛇多在草海,象竹叶青、金环蛇、七步蛇等有毒蛇多在深山老林。

金环蛇

草海边山谷,有吴青杠,居茅屋,家极贫,屋后林木茂密,杂草丛生,百蛇出没。吴青杠凿石壁成窑若干,捉了许多毒蛇,放在窑中喂养取毒卖钱,待毒尽后,便杀蛇剥皮,以火煮食。不几年,便小有积蓄,且长得面色红润,身体强壮,气力过人。

吴青杠虽富,却从不雇人。那生计毕竟太危险。就连山中的姑娘,也不敢与他接近,所以三十余岁,仍孤身一人,自然有时他也难免不感到十分烦恼,便常与酒为伴,大醉时,则眼如喷血,常常愤愤地闯进蛇窟,手抓脚踩,口咬手撕到手之蛇,所以,每当此时,众蛇必吓得咝咝惊叫,游窜奔逃,然而,吴青杠早把铁门紧闭,蛇逃不出去,于是便缩成一团,吓得瑟瑟发抖。

一天,吴青杠腰揣蛇篓,脚裹绑腿,又进了山。其时,正值深秋,落叶飘零,满山光秃秃的树枝,托起一派冷箫。吴青杠转过几个山头,恍如看见,前面有一红衣女子,正在林间穿行,待定睛看时,却又全然了无身影。吴青杠疑为眼花,遂不顾,果在其隐没处,发现一蛇穴。

吴青杠以艾叶硫磺一熏,便有一金环蛇窜出。金环蛇剧毒,吴青杠一把抓住蛇尾,只一抖,蛇便无力反抗,乖乖就擒。回家后,吴青杠将其掷进蛇窟。自此后,每当吴青杠进窟抓蛇取毒时,众蛇皆奔窜,惟有此蛇,游曳其前后,作亲呢状,且乖乖吐出毒液,从不反抗。每到吴青杠杀蛇吃肉,众蛇都缩成一团,瑟瑟发抖,惟此蛇竞似无觉,反趋前游曳,吴以蛇肉饲之,竞然也吃而无忌,以手抚之,亦作驯服状,令吴青杠颇感惊奇。

不久,蛇窟喧哗,见众蛇围咬那金环蛇,其蛇已遍体鳞伤,奄奄一息。见吴闯至,遗其于地,金环蛇目中泪光闪闪,似甚哀怜。吴青杠动了侧隐之心,遂以蛇药饲之,并以刀创药敷其伤口,将其放出蛇窟,任其在自家院内游走。而蛇于三、五日伤好以后,竞不它窜,反倒时时与吴青杠为伴,久之,吴青杠亦任其自食饲蛇之青蛙、老鼠、鸡鸭等物,并不再在它身上取蛇毒。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