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姑娘的姐姐

沈云芝打来电话时,已经是凌晨一点了。我正在整理文件里的资料,听到她说:“吕编剧,我能改剧本吗?

听到“改剧本”这个词,我停止了我正在做的事情:“为什么?沉默了许久,电话那头的沈云芝说:“这出戏不讲道理,也不宣传情节”

灰姑娘的姐姐

没有宣传,我就看了那四个字,点燃了香烟。我开始微笑。我刚才在浏览网站,沈云芝的个人资料就在我眼前。作为一名受欢迎的女演员,她已成为一部改编自畅销小说的受欢迎电影。她已经从一个玉女偶像成长为一个强大的偶像。她的前途是无限的。导演们都说像沈云芝这样的女孩天生就是演员。否则,为什么她会表现得比其他人更生动,同样的微笑和闪烁,同样的梨花与雨。沈云芝之所以如此受欢迎,是因为她对这个行业的专业态度。不管电影是什么,只要她点头,她就会拍下来。她非常专业,从未与任何演员发生过冲突。

吸烟,我说,“哪一个?”似乎我没想到我会这么高兴。电话那头的沈云芝说:“第十场第三场。”

第三幕,第十条,是给我妹妹的梦拍张照片。在梦中,我妹妹和她英俊的男友浪漫地牵手,而在梦中,我妹妹醒来看到了她妹妹的笑脸。

“这出戏不好。这是整本书的关键转折点。我妹妹和我妹妹之间的关系取决于这些细节。我们不必谈这个。但是不算什么,但我是个编剧。如果这个故事真的是垃圾,你不能拍,但我不能改变这个。”没别的,我挂了电话,指尖上的灰掉在象牙桌上。我没擦,眼睛还在屏幕上。沈云芝的百科全书读到了她最新的电影《星山映谷》,这是一部大制作电影。这是一个顶级投资在中国,导演提名金球奖,最佳女演员。如果你往下看,你会看到一个流行的编剧名字,那就是我,吕秀然。

不想被打扰,我关掉所有的通讯设备,躺在床上。在黑暗的房间里,我似乎能闻到一个人身上腐烂发霉的气味。我戴着眼罩的眼睛给了我一个黑暗的世界。那个世界有梦想和挣扎,比如窒息,但我没有醒来。

再次打开电脑已经是隔天上午,找到娱乐新闻的版面,硕大的标题涌入我的视线:因档期问题,沈云芝无缘《形单影孤》。发布消息的记者说:因为两部片约撞车,原本已经决定出演新片《形单影孤》的沈云芝,忍痛割爱,放弃了这次出演机会,对此沈云芝本人感到十分惋惜,并且极希望日后有机会再和《形单影孤》的制作班底合作。

似乎为了平息众怒,给大众一个交代,沈云芝的经纪公司封了询问闹事儿的帖子,并公开宣布,近期将会发出声明。

看完帖子,我打开手机,十几个导演的未接电话,接通,没等到电话那边的导演说话,我便道:”张导演,一个演员说要改戏,我做编剧的就要改,那为什么不让演员自己写,那样想演什么写什么,您拍了这么多年的戏,自然能看出这场戏有没有用,如果您也觉得没用,我可以改,但是堂堂一个导演,怎么会被一个演员为难住。“那话我说得委婉,而导演也似乎被沈云芝的声明气得半死,只说让我放心,便挂了电话。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