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上的女人

二十年前在台南,只要提到友爱街的"沙卡里巴",就没人知道了。"来到台南的外来者,一定会亲自到沙卡里巴品尝那个地方的"棺材板",还有各种各样的台南小吃。当时台南有爱街的面积全是隔间。由于数量众多,房子的主人常常把房子分成前院,中间有一扇门,可以让前院的人互相交流。高一景的祖母是地主之一。

墙上的女人

一景一家是一个大家庭。起初,每个人都住在一起,但后来有人搬出去,有人搬到台北发展,所以房子有很大的空间,所以高一景的祖母把后院租给了一对夫妇。平日,房东和房客很少交流,除了付房租外,中间的门一点也不碰,就像两栋分开的房子。一年后的一天,高一景的祖母坐在外面和她左右的邻居谈话。这时,隔壁的蔡太太偶然谈到了房客。

我们家的房客很讨厌。每一次租金被推迟,租金就会在到期时不付。我总是得赶在我还钱之前赶过去。"这位房客真的不想要!"蔡太太抱怨道,"我也是这么说的。"对我来说幸运的是,我的房客是一位老师和一对夫妇,家里没有孩子,所以不仅安静,而且他们也按时付房租。吴太太高兴地说:"哇!那你就走运了。"林太太,你呢?"蔡太太羡慕地望了吴太太一眼,然后把头转向高一景的祖母。

我!我不知道我的房客是怎么生活的,但他们只是按时付房租。"你没听说过这对夫妇吗?"谢太太突然开口说。她是这个地区的一家电台。只要一百英里内什么都没发生,她什么也不知道。

什么事?"高一景的祖母好奇地问。

听我的房客说。这对夫妇六个月前还在争吵,她的丈夫还在外面抚养女人。这对夫妇每天晚上都吵架,有时半夜就把东西掉在地上,以致睡不着觉。

有什么问题吗?"我怎么不知道呢?"高一景的祖母露出惊讶的神色。

啊!你真是个后知后觉。我还听说他的妻子打算在外面起诉那个女人,破坏别人的家庭,但是后来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谢太太被人群的惊吓惊呆了,不禁沾沾自喜,这件事大家都说完了,没人提。

半年后的一个月,高一景的祖母已经等不了租客的租金了,很难为情,所以耽搁了半个多月,还没见到其他人,只好厚颜无耻地要钱。

可是当她推开那扇门以后,她完全怔住。屋内凌乱不堪,到处是报纸、油漆、水泥……一大堆脏东西,看得她差点昏倒。整个房间一看,便知道已经有一段时间没人居住。她嘴里不断的骂道:“这对夫妻也不太懂得做人了,不租房子连吭都没吭一声就走了,也不替我想一想,至少这半个多月还可以转租给别人。”于是,高一景的外婆叫人来整修房子,不出两个礼拜,便把房子整修得完美无缺。

很快的,一个月后,这房子又换了一家新房客,是一对彬彬有礼的年轻夫妇,和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可是,奇怪的事发生了。他们搬进来的第三天晚上,小男孩躺在床上,总是两眼直盯着墙壁上方看。这举动使小男孩的母亲感到怪异,她不断的朝墙壁望去,但墙上什么也没有,她不禁感到纳闷。

“快闭上眼睛睡觉呀!”她哄着小男孩说道。这时,小男孩紧紧的抓着母亲的手,脸色苍白的说:“妈咪……墙上有一个头发很乱……眼睛很大的阿姨在看着我……”“不准胡说!快睡觉,否则妈咪要打屁股了。”男孩的母亲丝毫不相信他的话,只当小孩子胡说八道。而小男孩经母亲这么一说,立刻把眼睛闭上,不敢再说话。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