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姬

楔形

苏轩靠窗喝酒,穿便衣,穿白衬衫。在熙熙攘攘的喧嚣之下,苏轩抬头看了看,是长信夫人那强大的仪式赛队伍穿过小巷,在小香阁前停了下来。过了一会儿,这位女士拉起窗帘说:"你准备好了吗?

蝴蝶姬

好吧。苏轩简洁地说。

这位女士看出她不是有意继续下去的,也不是强迫她这样做的,而是集中她的脸说:"那就打扮一下吧。

苏轩华服,梳子云仆,发夹,唇尖红

谢太太照顾她好多年了。没有她的妻子,今天就没有苏轩了。"穿衣服的华贵拿起桌上的一对发光杯,说:"今晚看了桥,我坐上了妻子的位置,这是件值得高兴的事。来吧,我为我的妻子干杯。

好吧。"夫人拿走了,两个人互相喝了一杯。

苏轩看了看妻子的白脖子,低头看了看她的指尖。刚才,她把指甲里的粉插进了女士的酒里。

1.夜景桥

李紫金混杂在人群中,在朱红鸟的航程中,无法行走,被迫观看一年一度的"夜桥"。

朱雀巢,又名大杭,是金陵最繁华的地方。夜景桥"是金陵市的一个古老仪式。该市的青楼挑选了一位花卉领队,当天齐西节时,她打扮得经过朱聂峰,独自一人走过,展现了整个秦淮河的醉汉和死亡。今年的"花奎"来自小香亭,也就是苏轩花的名字。

蝴蝶?"我不知道人群是什么时候发出惊叫的。李紫金盯着眼睛,看到天空中有许多亮点,从四面八方飞到桥上。花奎出现在桥的尽头。

成千上万的蝴蝶不再向前移动,轻轻地围绕着花头,她从桥上慢慢地经过。

男女老幼,此刻屏住呼吸,倒在花头的裙子下。

只有李紫金轻轻地把刀扣在腰间,眼睛也清醒得可怕。

李紫金是一个快速的猎手,最近一直在追查连环凶杀案。案件的受害者都是女性,身体上布满了洞,腐烂的速度异常之快,甚至连她们的外貌都认不出来。

奇怪的是,身体不臭。相反,有一种奇怪的香味,就像华贵的味道,身上总是有蝴蝶。李紫金要去见华贵。

晚上看完桥后,李紫金冲到小香馆,解释了意图,但皮条客突然改变了样子:华贵娘现在有客人了。

有客人不如活着重要。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