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奴

几年前,有个赌徒叫王丹丹,从事农事,三十多岁还没结婚。每年秋收后,他都会拿一半的粮钱到城里的赌场推牌九。每年他都输光了所有的钱,第二年他还会去。

今年,王某的运气还是不好,不仅赔钱,连自己的棉衣也丢了。按照赌场的规定,他找到赌场老板,要了回家的车费,要了麻袋,放在身上御寒,然后沮丧地回家。

不知不觉,王丹丹走了一天。他前面有一盏灯。当他走近时,他看见一座大房子里灯火通明,烟雾缭绕。十几个人喊着要推排九。

王丹丹心里痒痒的。他把手伸进怀里,把门推了进去。他在赌桌上坐下。碰巧今天庄家很幸运,王丹丹赢了一点。当商人没钱时,他挤上前去做生意。也真是邪门,这一天王者的豪迈之手格外兴隆,翻腾着像是为了赢钱。

金鸡啼,夜色已过。赌徒们一个接一个地走了,其他输得更多的人都急了。他们聚在一起抢劫国王。

王勇武坚强有力。他扇了那些人一耳光。其中一个小家伙落在后面,被王丹丹地抱起来,和桌上的钱一起塞进了麻袋。

王某大胆地双手紧握包口,背着包走了。当他走出房间时,在他遇见他之前,已经有一些墓穴袋了。回首往事,这座大房子已经变成一座大坟墓,前面有一座巨大的纪念碑。王大仁不在乎。他哼了一首小曲,径直回家了。

在家里,我父母抱怨。王丹丹地把袋子扔在地上说:“我儿子这次不仅赢了钱,还带回了一件好东西”,然后把袋子里的东西都倒了出来。

一个脸色苍白、骨瘦如柴的孩子站在一堆银和铜中间。王丹丹地抓住他的脖子,在上面放了一条钓鱼线,拉紧并打了个结。钓丝的另一端系在王大仁的手上。他一拉,孩子就尖叫起来。

王的父母吓了一跳,大喊:“你拿了什么回来?声音很吓人,但是我们什么也看不见,王先生还敢玩。他说:谁让我抓了一个真正的赌徒!你为什么不把它当奴隶给我干活呢?第二天,王丹丹地把小鬼绑在犁上,而不是老牛,一边鞭打着孩子,一边骂道。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