谜海归巢

当时,我不知道他怎么能确定那个人是文锦,我看到他的脸上满是泥巴,连男人和女人都分不清,但当时没有时间去想什么,潘子叫了来帮忙,几个人在闷油瓶后冲进水里。

谜海归巢

往下走几步就是淤泥,沼泽下面有一层水草,我不穿鞋,那油腻的泥巴和水草剃脚的感觉就像无数的头发裹在脚上,真让头皮麻木了,几步就到了水的深处,我们散开了胳膊和游泳。

闷油瓶游得太快了,他一眨眼就冲到那个人跟前,那里的水似乎很低,他挣扎着从水里爬起来。然后潘也爬了上来,跟着我和那个胖子。我的脚又一次触到了水的底部,发现那地方是一片浅滩。我感觉不到水下到底发生了什么,好像是从沼泽的泥里冒出来的巨大石头。

这时离那个人只有六七米远,我近距离地看着那个人,我的心突然跳起来,很紧张。

文进是一个关键人物。她在传说和照片中一直是一个概念,现在她出现在我面前,我不知道是不是她。但在这里,只有胖子拿着灯笼。他只是站着,灯光在晃动。我看不清楚他面前发生了什么。

油瓶冲了过来,看上去特别急切,一点也不像他平常的样子。我几乎看到他遇见了那个人。这时,那个人突然转过身,缩进水里,逃到一边沼泽深处去了。

我们都很着急,一个接一个地喊着,但那人游得很快,跳了几下,进了沼泽地后面的黑暗里,没有任何迹象。闷油瓶冲上前去,试图抓住它,但它还是慢了一下。

这似乎只有一只手的距离,但人们在沼泽中的移动是非常不方便的,有时明显感觉无法触摸的东西,只是不能触摸。

但毕竟,油瓶不是一盏节油灯,我一看它,就跳进水里,跟着那个人水面上光滑的涟漪,在黑暗中把它克服了。

我一看到这是怎么回事,就想跟着我走,但我马上就被前面的锅拉了起来,水底摇摇晃晃的。我被拉了下来,喝了几口水,站起来对我说:"不要追上,我们追不上。

我呛了几声之后冷静了下来,站稳了看去,只见这后面的沼泽一片漆黑,我们慢了半拍,进去之后必然是什么也看不到,根本无从追起,在很多时候,慢了半拍就等于失去了所有的机会。现在只有希望闷油瓶能追到她。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