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语成谶

唐朝有四大女诗人,李冶、薛涛、鱼玄机、刘采春。其中,李冶和薛涛这两位都曾有过一语成谶的经历。

三岁看小,七岁看老,她俩从小就显露出文学才华。

一语成谶

薛涛小时候曾与她父亲薛郧两人闲坐在庭院里纳凉。薛郧一时兴起,看着院里的梧桐树,随口吟诗两句:“庭除一古桐,耸干入云中。”还让女儿把诗续下去。没想到薛涛张口就来:“枝迎南北鸟,叶送往来风。”薛郧听了心里很不高兴,不由得担心起女儿的未来。

为啥呢?古人认为“梧桐百鸟不敢栖,止避凤凰也”。梧桐是高贵的树木,凡鸟不敢栖息,只有凤凰才行。薛郧希望女儿像梧桐树一样,洁身自好、宁缺毋滥,找个凤凰一样的乘龙快婿度过夫唱妇随的美好人生。薛涛却说,天南地北的鸟儿风儿都欢迎,随便来往。

在古时候,除了妓女,谁还会做这样迎来送往的事?果然一语成谶,没过几年薛郧出使南召,染病早亡,母女生活没了着落,陷入困顿,薛涛只好加入乐籍。

薛涛成了唐朝最有名的营妓,与众多文人诗词唱和,比如白居易、张籍、王建、刘禹锡、杜牧、张祜等。薛涛作诗唱和的功夫极好,当地节度使换了十一个,但每一任节度使都喜欢她,有宴席就点名要她陪酒。但是她爱上的官员韦皋、元稹都嫌弃她的营妓出身,只谈恋爱不愿娶她。最后薛涛看破红尘,出家隐居。

李冶的故事与薛涛有点相似,也从父女俩作诗开始。

李冶五六岁时候,父亲让她作诗歌咏院子里的蔷薇。没想到她一开口就是:“经时未架却,心绪乱纵横。”这句诗本来做得很不错,只是言者无心、听者有意。这句诗是说蔷薇已经长大了,本来该给它搭个架子,结果架子一直没搭好,蔷薇的枝条都纠缠到一起了,就像人的心绪一样,乱做一团。这个比喻真的不错,可是“架却”谐音是“嫁却”,有了另外一层意思。仿佛是在说父母不着急女儿婚事,把女儿急得不行。李冶还是一个黄毛丫头就这样了,长大以后还了得?

李冶父亲火冒三丈,说她以后肯定会成为失足妇女,于是李冶十多岁时候就被父亲送到道观出家作道姑。没想到李冶并没有像父亲希望的一样努力修身养性,反而还爱上了一个和尚,发疯了似的天天都追求他。还给那个和尚写了封情书,大胆热烈地向人家表白:尺素如残雪,结为双鲤鱼。欲知心里事,看取腹中书。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