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侦探故事

不,不,不。"令人毛骨悚然的尖叫打破了牛家寨的沉默,一个身穿便衣的中年男子卷着身子,爬到村长的房子里。很快,这个令人惊异的消息传遍了整个村寨。村里的人们非常害怕,他们不知道这件可怕的事情是怎么发生的。在这个人的领导下,村长和村里其他勇敢的人一起上了山,在这个人的指引下,他看到了长满草的山坡上那具残缺的身体。

短篇侦探故事

哦,嘿,嘿。哦,哦,嘿,嘿。啊..。"可怕的身体,腐朽的气味让人呕吐,就好像它已经变成了地球上的地狱一样。"快,快。叫警察,叫警察!"村长再也不能平静下来,用颤抖的声音大喊大叫。很快,几辆警车出来了,许多警察从上面下来,现场被犯罪现场的调查包围着。警察把身体收拾起来,开始立案调查。派出所的督察沃森对这起破获身体的恶性案件很感兴趣,他敏锐的嗅觉感觉到了这件事背后隐藏的秘密。

要破案,首先要弄清楚身体是谁。经法医鉴定,这是一具女性身体,大约29岁,左大腿上有明显的红色胎记。死亡时间约为48小时,在受害人手指的指甲缝中发现了一些男性头发,可以认为是受害人死前被抓伤留下的。华生侦探仔细研究了他正在处理的信息,他大胆的假设是,这很可能是一场情感纠纷,而这位妇女已经短暂地死去,这意味着她很可能是这个社区的居民。我要查查这两天报失的人士。

华生探长理清思绪后,要求马青助理一起工作。不久,马青发现,庆阳镇一名叫周阳的男子报告说,他的妻子失踪了一天多,今年29岁。华生督察极力克制自己的狂喜,并要求派出所通知周阳来辨认身体。通过残肢,周阳在阅读后证实这是她失踪的妻子李冬梅。离开派出所时,周阳脸上的表情很复杂,眼角没有眼泪,但眉毛皱得紧紧的。嘴角微微颤抖,好像想说些什么,但毕竟,他们把话吞回肚子里去了。

华生警探感觉到周阳一定知道些什么,于是他决定从李冬梅的丈夫开始。什么样的人是个什么样的人?她住在什么样的家庭?杀害她的男人和她有什么样的仇恨?第二天早上,沃森探长去了他的住所,开车去了那里。这家人是一座低矮的平房,破旧不堪,房子的墙壁都是黑烟,没有像样的家具,一瞥就会知道生活是非常悲惨的。还有什么事呢?

本人皮肤黑的就像抹了碳似的,头发乱糟糟灰蒙蒙的,衣服也上居然有很多的破洞,灰一块白一块似乎很久都没洗过的样子。看到沃森探长和助理马青来了之后,眼睛里有一丝丝的闪烁不定但又极力想掩饰,好像想隐藏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