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阿大

北宋正和元年。

夏末。

陈阿大走在山路上。

天空很高很蓝,四周是密密麻麻的玉米地,叶子已经开始变黄,玉米也快成熟了。远处,一个弯着身子的男人抱着一只羊,在山坡上慢慢地走着。它是一只黑山羊。它不叫也不吃草。它只是走路,似乎有什么想法。

陈阿大

陈阿大走得很慢。他相信他能在天黑前回去。

他在二十英里外开了一家小旅馆。酒店没有名字,但门口挂着一个封面,上面写着几个字:烧刀、羊杂汤、热馒头。

对于饥肠辘辘的行人来说,这些话足够诱人。

半个多月前,陈阿大收到一条消息,表哥的儿子要结婚了,请他喝喜酒。他昨天去了以后才知道他表哥的儿子在婚礼前几天失踪了,他一直没有找到他。他在表哥家呆了一整夜,天亮就走了。他还得做生意。

我表弟的儿子在城里当当铺。陈阿大已经很多年没见到他了。在陈阿大的印象中,他还是个流鼻涕、光屁股的孩子。我没想到他要结婚了。更重要的是,我没想到他在婚礼前几天就失踪了。

事情变了。

陈阿大感叹道。

前面有一棵大树,下面有一块大青石。陈阿大走过去,坐下,拿出酒葫芦,喝了两口酒。他身后是一座山坡,山坡上有几座杂草丛生的坟墓。

陈阿大解开纽扣,用裙子扇风。

现在是夏末,但仍然很热。

山路寂寞,没有行人。远处,牵着羊的人不见了。

一只虫子很快从他脚边爬走了。

陈阿大看了一眼。它是一只脚很密的蜈蚣。她看不见它的眼睛。他抬头看见山路上有一位老太太。她用扁担提着两个篮子,篮子里装着几个花皮西瓜。她来得很慢。

陈阿大盯着她。他不知道老太太是怎么出现的。似乎他一低头,她就出现了。

在山路上,只有他和老太太在那里。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