棺材铺

晚上,老林弯腰提着灯笼打开棺材店的门。他用骨瘦如柴的手摸了摸额头上的汗。静静地环顾四周的黑暗,确保没有人追上。吱吱作响,慢慢关上门。

面对他的是一张油腻的长桌子,上面有一副黑色的棺材。林老贵拿着灯笼仔细地看了看。他的嘴张得很大,布满皱纹的手颤抖地感觉到棺材上的纹路。

棺材铺

“你这次偷的棺材质量很好。”

他瞥了一眼角落里的人,只露出一个模糊的轮廓,从他怀里掏出一堆铜钱扔给他。

门悄然开了,人影消失了。林老贵打开棺材,把刚刚死去的尸体抬了出来。那是一个没有脸的女人。她的脸好像被石头砸碎了,头骨上盖着一块块腐烂的肉。深红色的血在她脸上扎根。

林老贵不经意间看着她,头一嗡嗡,感觉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他觉得那真是倒霉。他把尸体捡起来放在背上。他走得很快。然后他在后院找到了一个地方,那里埋了很多尸体。

忙完一段时间,天快亮了。棺材店的门很快就被敲响了。

“林大爷,棺材你做完了吗。我妻子明天就要下葬了。”

林老贵一脸困倦地把门打开,看了他一眼:“哎呀,怎么慌了?”

沈家管家皱着眉头说:“林师傅,这棺材你能做多久?”

“在这儿,不是吗?”

他瘦得动不了。一口崭新的棺材出现在沈管家的眼前。

因为瘟疫,这个小镇突然死了很多人,棺材供不应求。沈家三个月前订的棺材现在可以买到了。

沈管家吩咐人把棺材拔出来,多亏了他,他才把钱放在了老鬼林的手里。

“林师傅,我先走。”

他称了称手里的重银,咬了咬自己的大黄牙。他高兴地挥挥手。他担心他最近赚了很多这样的横财。一般来说,他会在第二天之前把钱拿出来吃喝嫖娼赌博。

第二天早上我回来的时候,那黑色的旧棺材还放在油腻的桌子上。

他认为他太累了,不能玩了。但棺材真的在那里。他的心沉了下去,长长地吸了一口气。他打开棺材,突然软腿倒在地上。

棺材里有一个人。死去的是他常年雇来偷棺材的哑巴。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