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骨草

“大黄,不要!”用尽全力,我感觉自己像火箭一样向前跳,想抓住大黄的手。不幸的是,更不用说手了,我甚至都没碰他衣服的一角。我冲得太猛了。如果绑架者不把我拉到后面,我也会和他一起倒下。

龙骨草

我们一路从秘道撤退。现在这条秘密之路不断涌出只能在地上蠕动的尸体。他们没有手,没有脚,他们是标准的人类,他们只能用僵硬的腹肌在地上艰难地移动。但一旦有人靠近,他们的后脑勺就会爆裂。更可怕的是,爆裂的头骨里会有铁蓝色枯干的手,它会直接向人开枪。那只手沾满了凶猛的尸毒。如果你抓一点皮,你会在哭声中的七个孔流血,然后摇摇晃晃地站起来

这个怪物有个很好的名字,叫“龙骨草”,但它的制作方法是罕见而残酷的:它需要切断活人的四肢,然后在受害者的小腹上切一个巨大的伤口,强迫自己的四肢进入其中,最后缝合尸体。它们的胃都出奇地肿胀,因为它们的腿占据了腹腔的大部分容积,甚至连尸体腹部的下部都是活的,就像食死徒一样。

经过这样的治疗,巨大的怨气会在他们体内产生和压缩。一旦被活人的阳气所触发,他们就会像一个巨大的鞭炮一样直接射出四肢。这种可以作为远程防御武器的东西,在古墓中极为罕见,更不用说同时出现这么多了。这座古墓的危险可见一斑。

我们现在被迫走到隧道的尽头,站在悬崖边的石台上。而在我们身后的大坑里,有无数被剥皮的血尸像蚂蚁一样往上爬。我看着他们抓着山墙,忍不住感到麻木。巨大的坑里有很多血尸,我不知道有多少。恐怕还是血尸脚下的血尸。我们已经在隧道底部筑起了半米高的石墙,工人们不可能在短时间内爬上去。但没想到大黄转过身,一个奇怪的微笑后跳进了巨大的坑里。他立刻被血尸爬满。那些东西没有人影那么慢,连黄连的尖叫声都喊不出来,都撕破了。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