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死首丘

1933年冬,距离“九一八”事变已有两年了,日军在中国东北的势力一步步扩大,几乎将它整个收入囊中。

战果像一针鸡血,刺激得许多军官大呼要进一步为天皇“尽忠”,不过佐藤忠二少佐的心情并不好。虽然日军人数不少,但“满洲”实在太大,想要取得更好的成绩,实非易事。

狐死首丘

且不说日军对当地地形不熟,那些时不时不知从哪儿冒出来,自称抗日义勇军的支那人就更让人头疼了。这不,前几天就有两个小队遭到夜袭,糊里糊涂地上了黄泉路。

为了避免这样的损失,日军只好不断扫荡。不久前,日军派出的奸细发现野猪梁子村明里暗里给义勇军提供资助,就带人去搞了个“三光”。佐藤现在的新军营,就在野猪梁子村的旧址上。不过,几次扫荡也改变不了敌明我暗的事实,佐藤使劲揉了揉鼻梁,眼前的局势迫切需要改变……

一声枪响打断了佐藤的思考。难道是敌袭?佐藤扔下地图,披上大衣,拿上手套,阴着脸走向房门。

“少佐!”熊田少尉迎上来,递上一块碎布,只见那张碎布上画着一些标记……

佐藤心中一凛,很明显那是一张地图,是支那人的探子吗?

“人呢?”

“下官已派熟悉地形的士兵追击了!”

“你也跟上去,我随后带一队人马,做你们的后援。”佐藤紧了紧大衣的衣襟。

“哈伊!”熊田敬了个军礼,跑出了军营。

没想到这一追竟追了三四个小时,熊田拼命督促那几个小兵,也只能勉强跟上那人的背影。他一度以为马上就要追上了,可那人影子一闪,消失在一片密林之中。

“不好!”熊田这才反应过来,这里大树参天,山石嶙峋,是打埋伏的最佳地点!刚才只顾追击,却忽略了周边的环境。

枪声,又一次响了,而且不止一声。

熊田喊了声“卧倒”后顺势一滚,隐蔽在一棵大树背后,听这枪声,他以为身边的兄弟会死伤几个,没想到众人都毫发无损。

熊田探出脑袋,看到了那个人,他站在一块山石旁,手里拿着一杆老式火枪,只露出半个身子。

屏住呼吸,熊田拉开了枪栓,正当他准备抠动扳机时,旁边一个人突然挡住了他。熊田正要发作,却发现是长官佐藤。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