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出租车

夜班出租车司机老杨今天特别郁闷,开着车忧心忡忡。半夜街上没有行人。寒风凛冽,老杨的脑子里充满了今天医院里的事情。

这位80岁的父亲突发脑出血被送进重症监护室,生死未卜。老母亲中午去给父亲买粥。她很匆忙。她不小心踩到楼梯,折断了尾骨。然后她被送进了医院。两个人的医疗费和医药费加起来,不管一天有几千。我父母半辈子都在做农民,没有退休金和医疗保险。

午夜出租车

老杨想了想,重重地叹了口气。妻子没有工作,一直全职照顾公婆和孩子。我儿子的学历不高,所以我今年终于谈上了女朋友。如果进展顺利的话,我应该明年结婚。原来,我想从家里收的20万元中拿出15万元给儿子交首付,抵押一套小房子作为婚房,然后留下5万元给新娘的订婚礼物

老杨抽了根烟,紧锁眉头,继续算计:先,他为父母做了20万元的手术。我不想向我哥哥要钱。他们俩都是下岗工人。他们靠在社区门口早早摆摊为生。他们早出晚归。他们的哥哥、嫂子都病了,舍不得花钱去医院

“师傅,停车”,远远地,老杨看见一个方脸中年男子背着两个黑色旅行包,挥手叫喊。

老杨踩下刹车,慢慢停到男子身边。

“去解放路派出所。”中年男子在匆忙关门的时候,把一个黑色的袋子放在后座上,塞在脚下。

半夜,街上一片寂静,空无一人。老杨的思绪复杂而烦躁,他甚至没有注意到闯了几个红灯。

在派出所,中年男子从座位上拿起包,头也不回地直奔派出所门口。

老杨继续在午夜路上开车。他继续计算。估计这20万元也撑不了几天。他儿子的女朋友一定不高兴。他的儿子快30岁了,他又诚实又笨拙。如果婚姻是黄色的,他以后就不知道怎么找对象了

老杨越想越觉得不好。他头痛欲裂。他伸手拍了拍额头。他的眼睛突然停在后视镜里:后座上有一个黑色的大袋子。

一定是那个人忘了拿。老杨想了想,把车停在路边。当他走到后面,打开门,拉上袋子的拉链时,老杨惊呆了。包里是一摞摞的红色人民币,叠得整整齐齐。

老杨惊慌失措,下意识地关上门。当我坐到驾驶座上时,我的心好像从胸口跳了出来。过了一段时间才恢复过来。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