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死回生的故事

不久前,作为一名医学院的大四学生,我在马尼拉的一家公立医院进行了第一次产科实习。我和同事开玩笑说这家医院是“婴儿工厂”,因为在24小时内迎接180个婴儿是很常见的。

起死回生的故事

那天也是我25岁生日。我对即将成为母亲感到准备不足。因为我没有经验,我一直在心里祈祷,小生命来临的时候,千万不要把滑溜的宝宝掉在地上!

很快,我有事要做。在分娩期间,我不时用执着的话语鼓励妈妈们。此外,使用“马上找到孩子的性别”对他们生孩子也有很大的激励作用。

到晚上10点左右,我已经工作了15个小时——一个女人被带到我的送货台。她大约二十七、二十八岁,皮肤白皙,头发长长。这是她的第二个孩子,但她在哭泣。因为这名妇女有好几天没感到婴儿在胃里动,她有不祥的感觉。下午,医生用多普勒超声对她进行检查,发现婴儿没有心跳。医生告诉她孩子死了。

我现在的任务是接生死去的婴儿。我想知道为什么我不给这个可怜的女人做剖腹产来减轻她的痛苦,但是仔细想想,既然医院太忙了,手术室肯定不够用。一位住院医生告诉我,分娩的情况应该是“容易”的,因为孩子已经死了,母亲以前也有过孩子。她说我能在30分钟内生个死孩子。

那天晚上,我第一次沉默了。我怎样才能说服这个女人把她死去的孩子带到这个世界上来?大约一个小时后,住院医生来找我,问我为什么还没有分娩。我悄悄地告诉她,我可以摸到婴儿的头,但母亲没有使用足够的力量。我问她我能不能用外阴切开术来扩大产道。她点头表示同意。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