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冰心

冷冰心

丁点儿又尿床了。胖老师一边收拾一边骂他:“你说你,多大了啊还尿床,班里孩子没一个像你这样的,没妈的孩子就是完蛋。”丁点儿站在墙角,双手用力的托着半桶矿泉水。这是胖老师专门针对他的伎俩。

上午举得是个凳子,但是没有这个沉。班里的孩子都出去玩了,丁点儿看着窗外,刺弄了一下小鼻子,两只胳膊有些颤颤巍巍。因为胖老师有洁癖,所以她收拾的很慢。扒下被套,又卸下枕套。仿佛丁点用过的东西,都统统要洗刷一遍。终于,丁点儿坚持不住了。矿泉水桶应声坠地,里面的水彭出来老高。

水点晒在校长亲戚家孩子的作业本上,溅在胖老师的眼镜片上。“啪!”胖老师一个大巴掌狠狠的扇在丁点儿的脸上,霎时一个红手印清晰可见。丁点儿顿时觉得脸上火辣火辣的,耳朵嗡嗡的。

胖老师还觉得不解气,用的拽着丁点儿的耳朵不停的推搡。地上有水,加上外力,丁点儿很实成的摔在地上,小脑袋磕在钢丝床脚。鲜红的血哗的一下冒了出来。胖老师一下子慌了,连忙用拿起床单就按在丁点儿的头上。

那床单是丁点儿用的,带着刺鼻的尿骚味。见血了,胖老师气也消了。简单的给丁点贴个创可贴后,带他去上课去了。是美术课,胖老师发给孩子每人一张白纸。发挥想象力,想画什么画什么。丁点儿坐在最后一排。他没记得发挥想象力这句,只记得后半句。丁点儿首先在纸上画了一个胖胖的女人,带着眼镜,很丑陋。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