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迷

风悲痛欲绝地咆哮着,向我咆哮着。它不停地卷起,把黄叶撒得到处都是,然后带着一个奇怪的漩涡向未知的远方走去,渐渐地走开了。

上世纪90年代初,偏远省份的一个偏僻村庄。

“你等我,刚哥,你等我!”村头的一棵大槐树下,有一种清脆清脆的声音,像一只画眉鸟。

藏迷

怎么了?"哦,你真的很烦人,你知道吗?"一个声音回答道,虽然声音有点粗,但还是掩盖不了内心夹带的柔情。

这是两个11到2岁左右的孩子,女孩叫周婷,男孩叫纪刚,两个人从小就认识,都住在这个连山村,一个村长,一个村尾。

岗大哥,明天我们要去县城上初中,骑自行车要花半个多小时!如果你遇到一个坏人,你能做什么?"我,我有点害怕!"她胆怯地说着,周婷偷偷地用眼睛望着她旁边的轮廓。

你怕什么?然后我们一起骑自行车去上学。好吧,我们以后每天都会在这棵大刺槐树下见面。"你看,这棵树长得多好,又高又密,藏在树下的雨水就不会淋湿了!"纪刚用浓重的声音说,他现在是变声的年代了。

真的吗?"太好了,刚哥,你对我真好!"周婷高兴地跳到地上,像条活泼的小鱼。

纪刚也笑了,但心里想的是:"多傻的女孩啊!"看看你那黑瘦的样子,就像一根木棍,坏人会注意你的,嘿嘿!

虽然纪刚心里有这样的想法,第二天早上,他把自己的28/8自行车推到村首的大蝗虫树下,等着和周婷一起上学。

作为一个人,我们必须信守诺言,对我们的话有信心!他的父亲经常警告他,虽然他的父亲不能每天陪伴他,但这些话在他心里刚刚被记住。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