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的故事

深夜,繁星点点,弯月西游,淡淡的月光下,麦野漫漫无际,我站在齐腰深的麦野中给小麦浇灌浆水。旷野一人,万籁无声,静静的,只有抽水机哗啦啦的流水声从远处传来,时断时续,我聆听着,开堵着畦口。

墙的故事

夜色渐渐的黑暗,抬头观望,不知何时阴了天,已乌云压顶,正追星逐月的吞没着。齐腰深的麦田已变成了黑乎乎的一遍,从夜色中向更黑暗处延伸开去。我好像黑夜中置身深沉浩瀚的大海,看不到灯光海岸,身边没有同类,也没有另类。

风刮起,四周的麦野涌动不安,黑乎乎的麦浪就像深沉的海水翻腾起伏,一个接着一个的朝我袭来。我忐忑,我晕眩,虽脚跐大地却忧恐深渊。我按耐着,坚守着。乌云掠过,阴而无雨,夜幕渐渐的退去。曈昽中眺望远方,树群中的个个乡间小院都渐渐的炊烟飘渺,也不时的传出几声鸡鸣狗叫。

我的麦田终于浇完了。邻居大哥前来接班,还离我老远就喊了起来:“老弟,快回去看看吧,村头出事了;没浇完的我替你浇。”“我浇完了;出什么事了?”我也嚷着说。“我不愿意说,你自己去看吧。”他接着喊。

我扛起锹急匆匆往回赶,临到庄前,见路旁歪脖树下围一群人,我进前一看,毛骨悚然,树上吊着一个人,四肢下坠,脖子抻的老长,绳套上卡着一颗人头,长发前垂,长发的后边长舌外吐,二目鼓凸圆睁,向外窥视着,那眼神非要瞅的你“妈呀”一声屁滚尿流而逃不可。我不敢再看,惶惶然拖着两条软腿回了家。

人们街谈巷议,才知道,吊死之人是一刚烈女子,因遭受了性侵害而自寻短见。
本村素有传说,——贴墙鬼。据说女子被男人糟蹋死后阴魂不散,夜间游荡于大街小巷,若遇男人,便化做美女,秀发披肩赤裸裸面墙而贴,以示羞涩。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